搜索 导航菜单

IPO的京东数科,不做下一个蚂蚁金服

[摘要]同样以电商发家的京东、阿里,二者从成立那天起便注定“摩擦”不断。
同样以电商发家的京东、阿里,二者从成立那天起便注定“摩擦”不断。

时至今日,京东、淘宝、天猫已成为大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二者之间的竞争更是成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比如:你阿里有支付宝花呗,我京东也不缺白条金条。

而在白条、花呗的背后,是阿里、京东各自成立的金融科技公司——京东数科与蚂蚁金服。伴随着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相继递交招股书,京东数科要“截胡”蚂蚁金服抢先上市也被热议。

事实上,仔细研究京东数科和蚂蚁金服后,会发现:“后发上市”的京东数科,其目标并不是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也不想做下一个蚂蚁金服。

01

接连IPO的蚂蚁金服和京东数科

9月11日晚间,上交所披露了京东数科招股说明书。据招股书,京东数科拟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之前),且全部为发行新股,不涉及原股东公开发售股份。京东数科授予主承销商(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五矿证券有限公司)不超过上述发行数量15%的超额配售选择权。

招股书主要财务数据和财务指标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京东数科营业收入逐年高速增长,分别为90.70亿、136.16亿、182.03亿。受疫情影响的今年1-6月份半年间,京东数科也实现了103.27亿的营业收入。而在净利润上,从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这一数值分别为-38.20亿、1.30亿、7.90亿及-6.70亿,波动较大。

京东数科主要财务数据

京东数科透露,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包括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新兴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开放平台升级建设项目、数字科技中心扩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就在半月前的8月25日,上交所科创板、港交所几乎同时披露正式受理蚂蚁金服IPO的申报稿。招股书显示,蚂蚁金服拟在A股和H股发行的新股数量合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300.3897亿股,意味着将发行不低于30亿股新股。

蚂蚁金服称,本次募集资金用于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30%),加强全球合作并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10%),支持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创新(40%)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和一般企业用途(20%)。

同时,根据招股书,蚂蚁金服2017到2019年,营收收入分别为653.96亿、857.22亿和1206.18亿,三年间高速增长,今年1-6月份也实现725.28亿的收入。而在净利润上,不同于京东数科的时亏时盈,蚂蚁金服总体增长很快,三年分别为82.05亿、21.56亿、180.72亿。今年上半年更是实现219.23亿的净利润。

蚂蚁金服主要财务数据

02

三方面解读完全不同的京东数科与蚂蚁金服

不管是根据多年来的印象,还是招股书介绍,从表面上来看,京东数科跟蚂蚁金服一样,源于相同的电商基因,又同一时期发力互联网金融,有着相似的金融产品布局。

另一方面,无论从营收、利润规模上,还是IPO时间上看,京东数科都更像蚂蚁金服的“追随者”:在营收、利润上,京东数科与蚂蚁金服差了一个量级。在时间上,瞅着蚂蚁金服要上市,京东数科也赶紧提交了申报稿。这样的“直观”感受不禁令人萌生出最简单的想法:京东数科,是要做下一个蚂蚁金服吗?

但正如开头所述,真正研究了两家的招股书后会发现:这样的想法确实过于简单,不管是IPO前还是IPO后,京东数科都是京东数科,不会想着做下一个蚂蚁金服。因为京东数科与蚂蚁金服的定位、目标客户以及主营业务,完全不同。

首先从定位上看:京东数科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家领先的数字科技公司,致力于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

因此,京东数科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础,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打造产业数字化“联结(TIE)”模式。

在对外宣传上,京东数科称自己为“首席增长官”,这无疑是个陌生的名词。据中国软件网了解到,这样的定位源于京东数科希望实现的是,企业无需看不到他,但他能让你看得到增长。企业也不需要懂AI,只需要用对懂的人。实质就是,京东数科要用AI做产业增长背后的隐形助手,帮助产业做数字化转型。

蚂蚁金服对自身的定位则是是中国领先的数字支付提供商和领先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要做构建未来服务业的数字化基础设施。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的定位是平台商。

这一点也很容易理解,国人均在使用的支付宝便是最好的证明。支付宝是一个典型的由数字支付、数字金融和数字生活服务构成的全方位服务平台。

其次从目标客户上看:京东数科明显更聚焦B端,并覆盖G端。 根据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的客户主要包括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等。具体数据为:截至今年6月末,京东数科在金融机构服务领域已为超600家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在内的各类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商户与企业服务领域,已为超100 万家小微商户、超20 万家中小企业、超700家大型商业中心等提供了包括业务和技术在内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在政府及其他客户服务领域,京东数科以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为核心产品服务了超过40 家城市公共服务机构,建立庞大的线下物联网营销平台。

蚂蚁金服则C端B端两手抓。如招股书显示,截止今年8月17日,支付宝APP年度活跃用户达到10亿+;截止今年6月30日当月,支付宝月度活跃商家达到8000万+;截止今年6月30日,支付宝APP月度活跃用户7.11亿,数字金融年度活跃用户7.29亿。

最后看主营业务: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分别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 占比分别为34.15%、59.98%、4.62%。

蚂蚁金服的营业收入主要由两部分构成,分别为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占比分别为35.86%、63.39%。 因此,平台收入为蚂蚁金服的主要营收。

通过上述三方面的对比可以看到,京东数科和蚂蚁金服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一家旨在以数字技术,尤其是AI技术为企业、政府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一家则聚焦金融科技开放平台,服务与消费者和企业商家。并不存在谁模仿谁,谁跟随谁。

03

有优有劣的京东数科

不得不说,将自身定位为数字科技公司,致力于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的京东数科选择了一条“钱途无量”的路,因为疫情的出现使得中国所有企业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

中国软件网也看到,在做数字化解决方案商上,京东数科有着不少的优势。

一是天生的生态基础。 京东作为国内超大的零售集团,其沉淀了大量用户、数据、技术和行业洞察,而京东数科又承继了京东的资源和禀赋,这为京东数科的数字生态场景奠定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二是在技术方面的能力。 企业难以走向数字的一个原因便是缺乏足够的技术人才,而京东数科成立七年来,一直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上进行系统化研发布局,通过构建重点技术研发平台,并将积累的基础技术相互交融,形成特有的应用技术体系,以支撑各项业务的运转,对外输出技术能力和解决方案。

招股书也显示,京东数科的研发及专业人员占员工人数比例接近70%,其高管及技术负责人均是顶级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顶尖人才。

不过,通过招股书中国软件网也看到,京东数科需注意的一点是:如何摆脱对京东集团的依赖。

根据招股书,从2017年到今年6月份,京东集团在报告期各期均为京东数科第一大客户, 京东数科向京东集团提供服务取得的收入分别为26.75 亿元、39.60亿元、53.12亿元及 30.86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9.50%、29.08%、29.18%及29.89%。

反观蚂蚁金服,在报告期内,虽然阿里巴巴集团也是蚂蚁金服的第一大客户,但蚂蚁金服向阿里巴巴集团提供服务取得的收入占其当期总营业收入的占比分别为8.89%、9.16%、8.10%和6.16%。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