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导航菜单

Arm中国的一场“闹剧” 风口浪尖的Allen Wu

[摘要]什么才是本场“闹剧”的实质?

什么才是本场“闹剧”的实质?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词出自《旧唐书·元行冲传》,如今常被用来比喻一件事情的当事人往往因为对利害得失考虑得太多,认识不全面,反而不及旁观者看得清楚。

但在近日Arm中国“夺帅”一事上,几番反转的剧情使得旁观者们一头雾水:吴雄昂到底有没有被免职?Arm公司和Arm中国究竟在“演什么戏”。

而作为当局者的Arm公司和Arm中国,各自的思路和态度异常清晰且坚决,可谓“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旁观者迷的Arm中国“闹剧”

Arm中国上演的这出“闹剧”,在短短几天发生了三次反转。

整件事起源于6月10日早上,有媒体报道称Arm中国(安谋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 Allen Wu(吴雄昂)被免职。Arm中国董事会并任命Ken Phua(潘镇元)和Phil Tang(唐效麟)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吴雄昂担任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在外界还没反应过来时,当天中午Arm中国迅速发布官方声明称: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然而整个“闹剧”才刚刚开始。6月10日下午,Arm公司与厚朴投资联合向多家媒体发布邮件并声明:作为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的大股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最近共同在安谋中国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先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该决议于2020年6月4日举行的安谋中国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中国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基于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多个渠道获得的证据表明,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董事会认为,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安谋中国董事会正在推进公司管理层的遴选工作,同时对于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过渡时期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充满信心。

Arm公司与厚朴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安谋中国的发展,致力于深耕中国市场、促进安谋中国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成功,确保Arm IP平台继续成为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最佳选择。

第二天,事件再次反转。6月11日中午,Arm中国官方就“Arm公司媒体声明稿”发布严正声明称:1. 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向媒体发布的“Arm公司媒体声明稿”对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先生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对吴雄昂先生及安谋中国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我司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2. 安谋中国董事会有其确定的召集程序和议事规则,违反程序进行的董事会会议不具有合法性,其结论也不应获得支持。公司并未召开符合程序的董事会会议,也并未产生有效的导致人事变动的法律文件。

3. 安谋中国前雇员唐效麒 (Phil Tang) 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他不再代表安谋中国履行任何职能。

4. 安谋中国的相关运营一切正常,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云里雾里后会发现,Arm中国的这场“闹剧”,主要围绕Arm中国的“帅位”,即由ARM中国支持的吴雄昂和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支持的潘镇元&唐效麒到底谁是Arm中国的掌舵者。

Arm中国,侧重点在Arm还是中国

若仅仅是“帅位”的争夺,Arm中国的这场“闹剧”不免闹得太大。事实则是, “帅位”争夺只是Arm公司与Arm中国意见相左的表面结果,Arm中国的实际控制权,才是双方争夺的实质。

在解答为何竞争Arm中国的实际控制权之前,我们先看下,Arm中国与Arm公司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关于Arm公司以及其业务在此不做过多解释,一句话就是当下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智能手机等终端、还是工业、汽车等嵌入式IT设备,均是基于Arm IP授权生产的芯片。未来,当物联网真正到来,基于Arm IP授权的芯片将在全球占据更高的份额。

而Arm中国,其前身是Arm的中国销售与授权团队,在2017年时被软银集团私有化的Arm公司便在中国寻求设立合资公司。2018年,由中方以51%股份控股的Arm中国合资公司成立。其中,尽管中方控股51%,但股东较分散,持股47.33%的Arm公司仍是Arm中国最大的股东。

可以看到,Arm中国当时成立的初衷,一是加速Arm公司的全球战略,二是支持中国IC产业的发展,最重要的是,51%的中方股份代表着中方也想借助Arm中国,实现芯片的自主可控。

没想到两年之后,这样的初衷却成为了本次闹剧的导火线。一方面,Arm中国的领导团队想真正把Arm扎根中国,这两年Arm中国的领导团队也确实在朝着这一目标努力。

另一方面,或许在成立之初,Arm公司想要的便是尽管Arm中国是独立运营,但这个独立运营一定是在自己的“掌握”下运营。

而在这两年中,Arm中国的发展似乎“过于自由”,Arm公司担心无法“掌控”Arm中国。至于“闹剧”在此时上演的原因,除了双方积攒两年的“不满”外,或多或少与美国商务部在5月份对华为限制升级一事有关。

因为在5月份,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严格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技术、软件设计和制造半导体芯片,任何相关行为都必须事先通过审批,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

而尽管Arm是家英国公司,后被日本软银集团收购,但Arm在技术上,与美国技术脱不了关系。例如,在2012年,ARM用3.5亿美元买下了美国美普思科技公司(MIPS Technologies, Inc)498项专利,同时,Arm位于美国德州奥斯汀的研发中心主要负责高性能CPU架构的发展,这也是Arm三大研发中心之一。

华为,则是Arm公司的重要客户,其自主研发的麒麟、鲲鹏等处理器均基于Arm公司永久授权的ARMv8架构。

所以,站在Arm公司的角度,为了不与美国商务部闹僵,是希望能有一个更“听话”,能很好平衡美国、华为之间的Arm中国一把手。

但现在由吴雄昂挂帅的Arm中国,一是本土化意识特别强,如吴雄昂多次谈到“Arm中国已经是一家中国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中国!”

二是与华为关系密切。Arm中国曾公开表示,与华为是长期合作伙伴,从没有断供华为,未来也会一直支持华为。

这些,便是Arm中国这场“闹剧”上演的原因。

谋私,还是凝“芯”聚力

不得不说,这场“闹剧”的焦点是吴雄昂。在6月11日Arm中国官方就“Arm公司媒体声明稿”严正声明发布后,原以为这场闹剧告一段落,没想到在6月15日,Arm中国官方又发布了安谋中国管理团队内网刊发联名信。

在这封联名信中,Arm中国的管理团队对有关吴雄昂莫须有的指控表示非常震惊和气愤,并齐声支持吴雄昂。

(联名信签名)

一边是Arm公司指控吴雄昂危害到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一边是Arm中国管理团队对吴雄昂的所作所为强烈支持。

双方截然相反的态度不禁要求我们必须审视吴雄昂,到底是何人,挂帅Arm中国两年,吴雄昂到底做了些什么。

先简单看下吴雄昂的履历:2004年加入Arm;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2009年出任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年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2018年4月担任Arm中国董事长兼CEO至今。

从履历上可以看出,吴雄昂在Arm公司任职已有十多年,这也与联名信中“这是一位在Arm体系任职16年的行业老兵,有着过硬技术背景的专业人士,是产业界有口皆碑的企业领军人物,对产业有着真挚情怀、对Arm和安谋中国有着深厚热爱的良师益友,我们绝大部分都是与Allen共事十年以上、彼此深入了解的同事。”等内容描述一致。

当然,这部分并非Arm公司与Arm中国的主要矛盾点,双方的矛盾在从2018年4月担任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是否为Arm公司、Arm中国的发展,以及相关股东带来利益。

那么,接下来从公开资料看下,在吴雄昂领导下,Arm中国的发展究竟如何:

首先,在营收上,笔者并未找到准确的Arm中国数据。从联名信中,Arm中国管理团队称“安谋中国的营收和利润每年都创新高,业务规模增长迅猛,得到了多方股东的认可。”至于真实性如何,在此不做评论。

其次,在产品上,两年里Arm中国实现了“周易、星辰、山海”三条本土产品线的从0到1。从产品的命名上也能看出Arm中国本土化的决心。具体来看三款产品,“周易”是一款人工智能平台,包含由ARM中国自主研发的全新AI处理器AIPU以及AIPU SDK;“星辰”是一款嵌入式处理器;“山海”则是一站式物联网安全解决方案。且“周易”AIPU已被全志科技应用于R329语音芯片中。

最后,在生态上,Arm中国的确在努力本土化。一是从Arm中国官网能看到其在深圳、上海、北京三个地区分别设立了办公室;

二是与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建设ARM集成电路设计服务平台、ARM中国西部研发中心、ARM教育研发总部和ARM智慧小镇等项目;

三是与深圳南山区人民政府合作共建大湾区集成电路设计创新公共平台。

同时,Arm中国官网显示,目前中国合作伙伴超过200家,基于Arm架构的国产芯片出货量超过184亿片。

(图片截自Arm中国官网)

因此,至少从产品研发和生态建设上,能看出在吴雄昂的领导下,Arm中国是真的朝着“中国”方向发展,这与Arm公司声明中“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完全相悖,且此时提到“美国公民”这个词,不知Arm公司做何想法。

有关这两年中,吴雄昂的做法损害了“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这点,就目前资料来看,不好表明孰对孰错,只有涉事双方最清楚。

而6月16日突发的美国商务部允许美企与华为就5G标准制定进行合作一事,又将给这场“闹剧”带来怎样的改变?毕竟,华为的5G基带芯片还是需要Arm。

且看,Arm中国这场“闹剧”如何收尾。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