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EC2020 搜索 导航菜单

嘉楠科技孔剑平:正在开发第二代AI芯片产品,计划在今年推出并量产

[摘要] 5月12日凌晨3时23分,比特币迎来了里程碑事件——史上第三次奖励减半。这一夜,许多币圈投资者彻夜守在电脑前,等待着这四年一次减半时刻

5月12日凌晨3时23分,比特币迎来了里程碑事件——史上第三次奖励减半。这一夜,许多币圈投资者彻夜守在电脑前,等待着这四年一次减半时刻的降临,期待着新一轮上涨行情的开启。但最终,市场平静地度过了这一天。

3800美元、5000美元、8000美元、10000美元、8600美元……在过去两个月时间里,比特币经历了暴跌行情,又重新站上10000美元的高点。就在减半前夕,5月10日,比特币再度暴跌超1000美元,币圈投资者的心情也似币价一般坐上了过山车。

比特币诞生十一年,类似这样的大起大落并不少见,背后“卖铲子”的矿机厂商们的命运也随之几经沉浮。凭借发明了全球第一台ASIC芯片矿机,全球第二大矿机生产商嘉楠科技(NASDAQ:CAN;前收盘价4.39美元)于去年率先登陆资本市场,这也成为2019年区块链行业的热点事件之一。不过,虽然成功上市,嘉楠科技近期却陷入了做空风波和集体诉讼。

在比特币减半、疫情冲击的叠加影响下,上市后的嘉楠科技是否会有新打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杭州钱塘江畔的嘉楠科技,专访了公司联席董事长孔剑平。

孔剑平的办公室命名颇有意思。嘉楠科技将公司形容成一片“森林”,而孔剑平选择将最不起眼的“小蚂蚁”作为自己办公室的名字。在采访过程中,他谈及业内人士关心的嘉楠科技未来发展思路、股价下挫、行业周期律动等话题,并分析了区块链行业发展趋势。对于嘉楠科技的未来,孔剑平给出的定位是:以芯片为核心切入点,布局区块链计算芯片和人工智能芯片,同时做到两者的有机结合。

赴美上市: “第一股”光环来之不易

2019年11月21日晚,杭州钱江新城灯光璀璨,“BTC”“BLOCKCHAIN”“CAN”等字样在钱塘江沿岸的高楼上滚动闪烁。这场盛大灯光秀的主角正是嘉楠科技。此时,在美国纽约,嘉楠科技的一众高管正站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台前,迎接等待了近四年的历史性时刻。

孔剑平回忆称:“嘉楠科技上市之日创造了两个‘纳斯达克之最’——敲钟现场到场人数最多,观看上市直播人数有史以来最多。”

就在嘉楠科技上市前,国家发改委修订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之前在《征求意见稿》中处于淘汰产业类别的“虚拟货币挖矿”被删除,挖矿产业头上的“紧箍咒”得以摘下。

嘉楠科技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了一剂催化剂,点燃了币圈和区块链行业。一时间,“全球区块链第一股”“比特币矿机第一股”“AI芯片第一股”等称号涌向嘉楠科技。

“相对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全新产业,一条新的大赛道。因此,不管是哪家公司上市,大家对行业内的第一股都很关注和期待,也就有了这些称号。”但孔剑平强调,“严格意义上讲,我们是一家芯片定位的公司。”

在“第一股”光环的背后,嘉楠科技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上市前的三年时间里,嘉楠科技四处碰壁。2016年,嘉楠试图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登陆创业板;2017年,公司再次寻求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拟赴港上市,最终期满失效。

在回忆这段一波三折的上市路时,孔剑平显得十分平静。其实,2015年,嘉楠科技就明确了要上市的目标,“我们希望通过上市来补充一部分资金,更多的还是希望通过IPO,让越来越多的人对行业、公司及品牌增进了解,也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

在这三年时间里,和监管机构的反复沟通,耗费了嘉楠科技不少的时间。“这个行业实在太新了。”孔剑平解释道,“芯片产业不新,但我们下游的应用产业,也就是应用芯片来计算数字货币的矿机产业,这个行业太新了。很多监管机构没法在短时间内理解,但在另一面,我们看到,监管机构并没有把我们否掉,也在不停地补充知识体系。”

“可能是停牌时间太长或者问询时间太长,我们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因此我们也在主动转换上市的方向和途径。”孔剑平表示。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一个很开放的监管机构,他们关心的问题主要是是否涉及数字货币的收入、财务和法律的合规性等。我们回答了,也就OK了。”孔剑平说道,“我们的成功上市,将让更多人能更正面地理解这个行业,以及期待它未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可能也为我们的友商打通了一条路。”

一直以来,三大矿机巨头都渴望进入主流资本市场。同嘉楠科技一样,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的上市之路也异常坎坷。2018年,三大矿机厂商集体拟赴港上市,但均未能如愿。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公开表示,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如今,矿机厂商开始陆续赴美IPO。4月24日,亿邦国际正式向SEC提交IPO申请文件。

嘉楠科技发展:还在筑底阶段

虽然被资本市场接纳,但嘉楠科技上市后的股价表现难言乐观,有人甚至戏谑地将其股票代码CAN读作“惨”,这也给投资人泼了一盆“冷水”。

上市首日,嘉楠科技的股价经历了从暴涨到破发。嘉楠科技发行价为9美元/ADS,当日开盘价为12.6美元/ADS,较发行价暴涨40%,随后逐渐回落,报收于8.99美元/ADS。而截至美东时间5月15日收盘,嘉楠科技报收于4.39美元/ADS,较发行价下跌逾30%。

“短时间的股价下跌,确实令IPO投资人有所损失。但公司内部并不是太关心股价。”孔剑平回应称,“我们希望能集中精力把公司的产品开发好、把公司运营好,长期来说,这才能给投资人带去更多的回报。”对于股价的波动,他猜测,很多投资人可能将公司股价和币价直接联系上了。

确实,2019年,比特币市场经历了明显的跌宕起伏。一季度,比特币保持在3000多美元的低位,二季度则飙升至1万美元以上。而进入2019年下半年,这一涨势未能维持,价格开始缓慢下跌,不断下探到7000美元附近。

这也直接体现在嘉楠科技2019年的业绩表现上。2019年,嘉楠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4.23亿元,同比下降47.41%;2019年净利润亏损10.35亿元,而2018年净利润为1.22亿元。

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全球股市、原油、黄金市场经历震荡,比特币也未能幸免,“避险资产”神话被打破。矿机企业的生产销售同样难逃冲击。嘉楠科技预计,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总营收将不到6000万元,公司相关负责人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除了矿机硬件销售的方式外,嘉楠科技也在考虑采取类似机械租赁等新业务方式,“让机器跑起来”,产生现金流。

好的一面是,目前嘉楠科技账上现金较为充裕。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嘉楠科技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5.166亿元。“从3、4月的情况来看,国内物流以及公司的生产基本恢复正常,因此国内市场影响不大。”上述高管表示。

在孔剑平看来,当前嘉楠科技“刚小学毕业,上初中”,处于筑底阶段。“我们公司要成为什么样子,跟行业发展是密不可分的。”他说道,“区块链行业还在回调、上升阶段。”

2015年,当时嘉楠团队正寻找融资。孔剑平和嘉楠科技董事长张楠赓一拍即合,向嘉楠投资760万元,成为这家企业早期投资人之一。同年,孔剑平还为嘉楠引进了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的基金投资。孔剑平形容,这一年的嘉楠从“小作坊”转为了真正的公司。“那一年,我们真正建立了董事会的运行机制。”

到了2016年2月,孔剑平进一步收购公司股份,一步步成为仅次于张楠赓和李佳轩的公司第三大股东。在投资嘉楠的同时,孔剑平还把自己也投了进去,进入嘉楠的管理层。“如果只是一个财务投资人,看行业看得没有那么明白,或者行业看明白了,对公司的实力和未来发展空间却没法更好理解。只有对行业的判断、对公司内部运营都理解透彻了,才能长期去持有一家公司。”孔剑平说。

嘉楠科技一路走来,管理层也常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孔剑平表示:“可能会有谁都不愿意接受谁的意见的时候,但我们有一个原则,就是最终投票表决决定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去做。谁的决定都有可能对、可能错,但在这些事情上,绝不能内耗,增加内部成本。”

比特币第三次减半:2020年币圈会怎样?

当前,嘉楠科技的业绩仍高度依赖矿机收入,未来币价的走势势必会影响其收入。那么,比特币产量迎来再次减半的2020年,币圈会怎样?

为了避免通货膨胀,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时就规定,每生产21万个区块,比特币奖励就会减半一次。按平均出块时间十分钟计算,大约每4年减半一次。回顾过往两次比特币奖励减半,从长期趋势看,比特币的价格在减半后都出现了增长。第一次减半之后,比特币价格从2012年11月的12美元上涨至2013年11月1000多美元。第二次减半发生在2016年7月,比特币价格从650美元上涨至2017年7月的2500美元以上。

这一次,比特币还能延续前两次减半后的市场走势吗?而就在第三次减半前夕,比特币又上演了一轮瀑布行情,原本的喜悦期待瞬间被惊吓取代。5月10日早上8点开始,比特币在半小时内从9500美元价位瞬间下跌了上千美元,最低价格跌破8200美元。

5月12日3点23分43秒,比特币区块链网络630000高度区块被挖出,播报方是蚂蚁矿池(Antpool)。至此,比特币第三次奖励减半如期发生,但市场所期待的“大暴涨”并未出现。当日,市场表现平静,比特币价格波动并不大。5月14日,比特币重回9000美元。

在孔剑平看来,减半是一个导火索,但和币价上涨并无必然关系。“比特币减半会影响人们的心理预期,也会对短时间内的产出和需求造成一定影响,因此价格变化是可能存在的,但两者并不是必然关系。”他认为,决定比特币未来成长的核心,在于数字货币在数字经济时代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比特币减半后,更多旧机型面临“开机即亏损”的状态,将直接被遗弃。新一轮“军备竞赛”开启,矿机厂商能否推出更高算力、低功耗的矿机,直接决定着未来座次。

嘉楠科技备战情况如何?公司董事长张楠赓在公司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公司新产品的研发未受疫情影响,已于2月份完成研发工作,且相较于上一代量产产品,这一代在降低成本的同时还改善了约20%~30%的性能功耗比。

据了解,在区块链ASIC芯片方面,嘉楠科技完成了基于中芯国际14nm产品的研发工作,将在今年二季度量产出货,基于台积电5nm技术的产品也正在研发中。

对于未来走向,孔剑平看到一个趋势:原本,一个矿工买几万元到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矿机,但随着进入的资本越来越多,采购矿机的订单达到了几千万元,甚至几亿元,挖矿产业正向集中式采购矿机发展。“对于参与资金量不大的个体,其实可以以买云算力等方式进行合作,相当于有了更专业的团队来参与产业链各个环节。”嘉楠科技也在近日推出了区块链新产品“嘉楠云”,支持合作伙伴搭建区块链云算力平台。

孔剑平认为:“而区块链+实体产业,从国家到地方,从国企到主要民企、创业公司都很支持,这方面机会特别大。但是对于新入场的创业公司而言,这里面的机会反而不大了。”

追寻下个增长点:抢滩AIoT市场

比特币诞生十年,期间起起伏伏,历经多轮牛熊市,矿机企业裹挟其中,几经沉浮。作为上市公司的嘉楠科技,更不能允许业绩一直被币价“绑架”。正如张楠赓在上市仪式上所说:“上市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我们新的开始。”

嘉楠科技的新战场早已选定——AI芯片。矿机的核心竞争力在ASIC芯片,嘉楠科技认为自己在算力领域的技术积累,恰好能解决人工智能芯片算力不足的问题。无独有偶,第一大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也将二次创业的方向放在了AI芯片上。

孔剑平不认同进军AI芯片领域是嘉楠科技的转型:“更确切地说,是公司产品线的拓展。因为AI芯片和矿机业务的本质均是芯片的设计。”

具体到产品上,嘉楠科技选择了更下沉的端侧市场,将重点放在了诸如智能家居、智能楼宇等物联网场景上。在嘉楠科技的展厅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除了阿瓦隆矿机、区块链电视、区块链取暖器等产品外,还陈列着人脸识别芯片、智能玩具机器人、智能水表等。

对于这一布局,孔剑平也考虑到了技术壁垒。“云端芯片壁垒其实很高,整个生态比较完善。相对来说,边缘芯片门槛没有那么高。同时,万物互联的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领域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新进入者,更有切入机会。“

2016年初,嘉楠正式研发AI芯片。2018年,公司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这也让其成为行业内第一家提供基于RISC-V架构的商用边缘计算AI芯片的公司。

在2019年5月,张楠赓曾公开表示,计划用3年时间实现公司矿机与AI业务收入比例达到1:1。而从目前的收入构成上来看,矿机业务依然是嘉楠科技的绝对核心,AI产品的盈利性尚未显现。据财报披露,2019年,嘉楠科技AI产品的收入为260万元,仅占公司总营收的0.2%。

对此,孔剑平表示,1:1并不是指矿机业务在缩小,公司未来仍将“两条腿走路”。“这两个行业都会有大的增长,最终公司业务构成可能会是1:1,但并不是说我们要强调1:1。”

“其实,公司AI产品的收入已经增长很多。我们在智能门禁、智能抄表、智能玩具机器人上的应用都已陆续落地,也和百度等头部企业建立了合作。”孔剑平介绍道。目前,嘉楠科技也正在开发第二代AI芯片产品,计划在今年推出并量产。

孔剑平对AI芯片未来的发展空间充满信心。“现在我们身边的设备除了手机可能智能一些,大部分产品还未智能化。而未来随着芯片的成本越来越低,算法越来越多,应用场景越来越广,将真正实现万物互联,大部分设备都将智能化,每人可能拥有几千个芯片甚至更多。”他认为,“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算法类公司,‘算法四小龙’估值也很高,但AIoT并没有真正爆发,还需要时间去积累和推动。”

谈及市场竞争,孔剑平对自家产品充满信心。“边缘计算细分很多类型,勘智在定位上有它独特的低功耗、高计算性能,以及高性价比的优势。而英伟达等半导体巨头的芯片更偏云计算的GPU市场,在新赛道上,我们其实并不比他们弱。”他称,“传统芯片方面,国外有很强的专利壁垒,国内与之相比,仍有差距。但在区块链ASIC芯片等很多新领域,中国的技术已经领跑全球。”

在公司组织架构上,孔剑平介绍,嘉楠科技AI板块的研发人员已超过了矿机板块的研发人员。矿机的核心也是芯片,整台矿机大概80%的成本是芯片,嘉楠科技此次上市所募资金也将主要用于高效能计算及AI芯片领域的研发。

孔剑平还表示,短期内,公司没有相关投资收购计划,但不排除未来会对人工智能、区块链产业上下游相关的优秀公司进行投资。未来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将更有效地结合,未来的计算形式、计算网络都会有巨大的变革。

孔剑平相信,未来AIoT必将加入B(Blockchain,区块链),成为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ABIoT,AI、Blockchain、IoT),他喜欢将此称为“价值智联网”。




免责声明: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来信: liujun@soft6.com 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