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导航菜单

华为百度挺进“云手机”!5G时代的超级入口来了

[摘要]如果你的手机内存只有32G,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困扰:下载了好多APP,虽然有的使用频次极低,但又不舍得删除。时间一长,内存告急,想体验新的APP,就得先把原来的删除,以后用到了再下回来。

如果你的手机内存只有32G,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困扰:下载了好多APP,虽然有的使用频次极低,但又不舍得删除。时间一长,内存告急,想体验新的APP,就得先把原来的删除,以后用到了再下回来。

如果你是游戏爱好者,喜欢的大型游戏动辄几十G的安装包,对于电脑的配置要求也越来越高,钱包却越来越瘪;又或者在勤奋与咸鱼的状态无缝切换,王者荣耀删了下,下了删,就是管不住自己这手。

有没有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云手机”或许可以。

4月15日下午,百度发布基于自主研发ARM服务器的百度“云手机”,号称智能音箱也能玩游戏。这是2020年以来,第二个发布云手机战略的巨头公司。

上一个是华为。两个月之前的2月28日,在华为DevRun Live开发者沙龙上,来自华为海思图灵开发部的周宗榕,对外解读了华为鲲鹏云手机开放平台。打开华为云APP,热销产品的第6个,就是云手机。

今年将是5G爆发的一年。国家将5G基建作为七大新基建之首,给予政策和资源的强力支持。仅仅在北京,年底就将建成3万个5G基站。然而与火热的口号比起来,目前却一直没有与之匹配的应用出现,仅有一个5G手机可以拿得出手。

“云手机”的出现,是否将成为首批5G杀手级应用?

云手机焕发第二春春

云手机的概念由来已久,但由于网络、商业模式、应用场景等限制,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小众”市场。

云手机区别于物理世界中“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手机,是在云上运行APP的仿真手机。举个例子:云手机将APP由本地迁移到云上,当用户发出指令,云手机通过网络依靠传感器接收指令,并在云端打开相应的APP,将APP的画面和声音进行编码,再通过网络传回手机终端,进行视频解码并播放。这样,用户就完成了一次云手机操作。

所以,云手机需要一个终端的载体来实现,既可以是手机,也可以平板或电脑。此时,手机或电脑的功能仅相当于一个控制器和视频播放器。

将应用放在云端,云手机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

早在2018年的CES Asia上,华为就推出了“云电脑”的概念,其原理与云手机类似。而关于电脑上云,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在1995年,甲骨文总裁Larry Ellison提出了NC的概念:Network Computer,与当时流行的个人计算机(PC)针锋相对,并于次年1月份拿出了第一台NC。NC主打的理念是,“操作在本地,计算和存储在别处”。

现在看来,这就是云理念的雏形。

当时,个人计算机还是相对昂贵的设备,在1000美元以上。为了降低成本,IBM、苹果、甲骨文、Sun公司于1996年组成NC联盟,对抗Wintel。

网络计算机去掉了传统的硬盘、软盘等部件,属于瘦形PC,由服务器提供网络上的程序或存储。网络计算机具有自己的处理能力,但除核心软件之外,其他软件都需从网络服务器下载,节省了频繁的软件升级和维护,也降低了成本。

不得不说这一理念在当年使用电话网络,带宽只有最高56k的时代,还是相当超前的,现在的网盘、云盘、公有云私有云、云计算,包括电视盒、智能音箱等,或多或少都有NC的影子在里面。

然而,受限于时代,受限于网速,受限于落后的基础架构,再加上微软的大力狙击,致力于把PC价格降低1/3的NC最终还是陨落了。不过,NC的精神和影响却保留了下来,计算、存储、云服务,也都以各种形式在今天变成了现实。

从NC到云电脑再到云手机,设备和应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人们对云、对于方便、快捷、高效的追求一直没变。

2012年,阿里巴巴发布全新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云OS,首次提出创新性的Cloud APP:无需安装的云端应用程序,应用数据由阿里“云”端下行。这可能是最早的云手机概念。

然而,也许是因为概念太过超前,市场与技术还远远不够成熟,加上谷歌的公开反对,阿里云手机并未打开新的商业局面,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出。从此,云手机进入市场沉寂期。

2014年开始,市场开始出现一批基于Arm云手机的创业公司,主要帮助游戏用户更好的满足游戏需求。2018年年底,华为云进入云手机市场,加上和5G概念的兴起,云手机又一次被大众认知。

2020年,随着5G商用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和云服务的日臻成熟,云手机在长达8年的不温不火之后,或许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为什么是华为和百度?和

云手机,归根到底提供的还是云服务。华为云手机/云游戏负责人周宗榕认为:“云手机将成为5G落地的首批杀手级应用。”百度也发起了云手机就是“5G时代的超级入口”的口号。

盘一盘国内的巨头玩家,目前只有华为与百度公开宣布入局云手机。

细数国内公有云市场玩家,阿里云牢牢占据第一,腾讯云基本第二。华为云和百度云,与AWS、金山云、天翼云等一起,共同属于第二梯队,市场份额相近,想要突围很难。

2019年,在互联网的头部企业纷纷上云之后,增量空间开始下降。公有云市场是寡头市场,这是很多云计算从业者的判断。想尽一切办法抢占市场,就成为第二梯队玩家的心头病。

华为与百度,都不约而同的“押宝”云手机,目标只有一个:抢占市场。

在2020年5G应用全面爆发的前夜,先发制人抢占先机。这不仅仅是云手机本身,更是一张5G时代云服务的入场券。

在公有云时代,华为和百度都布局较晚。这一次,他们不想错过,尤其是百度。

华为云最近一年动作频频,调业务,建生态,搞合作,市场份额一路上涨,被看作是阿里云、腾讯云之外最有潜力成为“第三朵云“的玩家。而百度云就要落寞很多了。

2019年3月,负责百度云业务的原百度副总裁张亚勤宣布退休,不久后百度云更名为百度智能云;再到最近一次调整,云计算被并入AI业务。百度云在公司内部的地位已经下降了。百度云迫切需要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云手机的市场规模目前并不算大。根据易观的数据,2018年云手机市场规模达3亿元人民币,预计2020年能达到6亿。但是,5G普及所带来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形容为“千亿级新风口”毫不为过。云手机如果能成为一个入口,将是一桶万金油。

华为作为5G的重要玩家,把所有与5G有关的概念炒热,有充分的理由。百度在5G领域涉足不多,面对其充满想象空间的市场,自然是也想分一杯羹。

做大蛋糕,从现在开始。

争夺云游戏:云手机的多金领域域

任何技术想要占据市场,都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应用场景。根据易观的数据,云游戏在云手机的应用场景占比高达90%。所以,谈及云手机,必然绕不开云游戏。

何为云游戏?实际上,云手机与云游戏的原理相同,只不过云手机平台可以提供玩游戏、登录APP等多样化的服务,而云游戏平台则聚焦在游戏领域。游戏在中国属于典型的红海市场。

从2014年、2015年开始,国内市场涌现了一批基于ARM云手机的创业公司,比如红手指云手机、多多云手机等。这些公司抓住了重度游戏玩家的需求,在其平台上,无需下载,即可畅玩几十款热门手游。

受限于技术和游戏内容的类目限制,这些云游戏存在致命的短板:缺少精品。比如对帧率要求极高的吃鸡游戏,还鲜少有云手机平台能搞定,更别提一些3A级游戏了。

不过,从2019年开始,云游戏的市场迎来科技巨头的降维打击。

一是云计算日臻成熟,提供了技术支撑,二是看中了游戏产业的巨大市场,为了不错过云服务场景的任何入场券,科技巨头纷纷入局云游戏。

2019年9月,微软云游戏平台Project xCloud公开预览版上线;11月,谷歌的Stadia云游戏平台上线;2020年2月5日,英伟达的云游戏服务GeForce Now上线。

国内巨头也不甘落后。2019年2月和11月,腾讯分别上线了“腾讯即玩”与“START”两个产品,前者是云游戏平台,后台是云游戏内容入口;2019年的云栖大会,阿里发布了商业化云游戏解决方案;今年2月28日,华为公布鲲鹏云手机开放平台技术解读,3月18日,华为云又发布“5G”云游戏解决方案2.0,技术+解决方案双管齐下。

巨头的入场将在云游戏领域颠覆现有的市场格局,形成马太效应。

首先,巨头的资源整合优势。无论从技术实力,还是资金实力,一些创业公司都无法望其项背。云游戏要想更上一层楼,顶级游戏必然不可或缺,拿谷歌的Stadia举例,包含了《刺客信条:奥德赛》、《荒野大镖客2》等多款游戏大作,小的云手机平台根本不可能在内容上与之匹敌。

巨头也需要合作。2019年2月腾讯推出的腾讯即玩云游戏平台,就是与英特尔合作。英特尔提供提供音视频采集/处理/编解码等计算能力,腾讯提供游戏内容。

其次,重塑直播产业链。未来在直播领域,游戏玩家可以一边通过主播安利,一边无需下载即可体验云游戏,从而实现游戏宣发效果。直播平台在游戏发行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时,陪玩业务体验大大加强,实现玩家与主播的无缝切换。云游戏将给直播带来更多可能性。

中国软件网认为,云手机在C端游戏领域,将会迎来拼技术、拼内容、拼资源的存量市场,巨头毫无争议拥有巨大优势,留给中小企业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B端开花:云手机的潜力股股

云手机的机会在哪里?如果说C端的游戏市场,是典型的存量市场;那么针对B端的生意,则是一个增量市场。

这几年,云计算的快速发展,为云手机奠定了技术基础;5G的边缘计算和网路切片技术,能让云手机的服务能力快速提升。如果说阿里云手机是生不逢时,那么现在云手机已经处在爆发的前夜。

云手机可以为手机厂商、云计算厂商、互联网和运营商带来创新机会,根据业务类型可以分为两大类:

云手机的发展,就是云服务的应用场景的发展,将迎来两个机遇:

第一、云测试业务

云测试业务是B端的主要应用场景之一。云手机相当于为企业打造成了成千上万不休不眠的“工程师”,在面向互联网行业,来让云手机实现APP的自动化仿真测试,大数据分析和应用数据采集,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云真机测试”,比如云测、腾讯Wetest、阿里云移动测试平台、百度MTC等,与云手机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他们通过云平台连接真机进行测试,需要准备成千上万台手机。

随着国产基础软硬件设备越来越走向市场化,对于云测试的需求也将水涨船高。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不管是测试设备的持有还是测试人员的雇佣都是很大的开销,云测试可以解决效率与成本问题,将精力聚焦业务本身。

中国软件网认为,云手机测试,在未来也将替代云真机测试,成为成本更低、效果更好的方案。

在互联网行业中,应用托管、流量测压、自动化仿真测试、数据采集分析及新媒体运营场景,都可以通过云手机来实现,可以每天24小时在线,无折旧成本。同时,也可以实现批量模拟成百上千台云端的仿真手机,节约测试成本。

第二、安全移动办公

微算互联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企业,聚焦云手机C端业务,2017年开始也向B端发力,目前B端业务已占30%以上。“未来随着云VR/AR、云移动安全办公的火爆,B端业务将逐渐超过红手指,并成为主力军。“微算互联告诉中国软件网。

2020年初的疫情,催生了移动办公的需求,也带来了新的办公问题。近半个月以来,主打多人视频会议的Zoom公司接二连三被曝出安全和隐私漏洞,甚至遭到SpaceX和NASA内部禁用。Zomm的遭遇直接反映了办公市场的安全隐患。

有隐患的地方就有机遇,云手机就是解决安全问题的办法之一。

在政企、金融行业中,云手机可以为注重信息安全管理的企业提供解决方案,为移动终端行业提供移动手机的功能延伸服务。这样,企业核心数据仅保存在云端,公私数据分离,有助于企业智能群控管理,信息安全更有保障。

亚信安全内部就有一个移动虚拟化平台——VMI云手机。“亚信安全云手机为用户提供一个专为移动设备设计的安全虚拟工作区,能够确保移动应用数据不出数据中心,将虚拟桌面影像通过绘图指令发送到手机终端渲染。“亚信安全告诉中国软件网。

针对应用安全的问题,企业只需开发Android应用,同时统一在云端发布和维护基于“黄金镜像”技术的程序应用更新即可,降低开发和维护的成本。另外,通过访问通道加密、绘图指令传输、日志集中审计等,云手机还解决网络劫持问题。

如果说钉钉、企业微信等移动办公软件解决了用户随时随地接入办公的方便性,云手机则解决企业在移动办公转型中对的数据安全性问题,适用于政府、金融机构、医疗工作者。

2020年,5G建设如火如荼。除了华为与百度,云手机还会有巨头入场吗?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