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导航菜单

《曹云社》独家对话“华为云WeLink”:如何与钉钉、企业微信错位竞争?

[摘要]2019年的12月26日,华为云在北京发布智能工作平台WeLink。一个月之后,WeLink就遇到了疫情的大考。
2019年的12月26日,华为云在北京发布智能工作平台WeLink。一个月之后,WeLink就遇到了疫情的大考。

持续两个多月的疫情,让移动办公需求爆发,企业服务产品迎来流量高峰。 各家的在线办公工具纷纷发挥用武之地,既有阿里钉钉、腾讯企业微信、字节跳动飞书三大平台型软件,又有Zoom、金山文档、腾讯会议等数十种工具型办公软件。至此,移动办公的赛道已经略显拥挤。然而,这个市场足够大,大到每一个产品都有自己的舞台。

就在昨天,华为发布2019年年报, Welink作为华为云的六大应用领域(AI、混合云服务、协同办公、基础服务、应用服务、企业级云数据库)之一被首次写入年报。虽然未公开具体的数据,但依然能看出Welink在华为云中的战略地位。

2020年3月26日,中国软件网总裁、海比研究总裁曹开彬,带来最新直播对话栏目“曹云社”,首期邀请嘉宾为华为北京云与计算业务总经理何贺, 本期“曹云社”从WeLink的产品化、核心优势及未来发展布局三个角度入手,探讨智能办公领域的“危”与“机”

WeLink的市场化决策:产品太好用了 ,不能只留给自己人

WeLink的1.0版本上线于2017年1月1日,最开始仅作为华为内部员工使用,提供会议、消息、邮件、办公审批、知识共享等功能。2019年12月26日,华为云将WeLink对外发布,定义为智能工作平台。这3年之间发生了什么?华为的产品化决策是谁来做的?

曹开彬:华为既有视频会议的硬件,又有软件。能否介绍一下WeLink在华为的发展历程?

何贺:这个话题我非常愿意分享。华为的20万员工,是WeLink最大的用户群体。 华为的愿景,就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而WeLink的初衷是四个联接,联接业务、联接设备、联接知识、联接团队。

2016年以前,华为员工的沟通工具还是碎片化的,只有PC版,很多场景都不能满足,员工普遍有抱怨情绪。华为毕竟做通信起家,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自己做一个产品。华为内部的流程与IT部门,为了解决数万员工的抱怨,满足公司的下一步发展,先后对一些企业的产品做了考察,但发现当时市面上并没有一个好用的应用,来很好地满足华为170个国家的18万员工的需求。于是华为下定决心自己研发。

在当初设计WeLink的时候,主要围绕组织的联接。当时公司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缩短数万人之间的沟通障碍、提高协作效率,这也是现在绝大多数企业面临的问题。人与人的沟通场景有很多,人与组织也一样,但以前都是割裂的、碎片的。

WeLink还集成了AI,2016年刚开始做的时候就预见到了,AI如何通过连接平台把人的创造力释放出来,把大量重复的工作逐渐转嫁到人工智能、机械助手上来。

曹开彬:华为考察过一些产品,发现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具体是什么需求呢?

何贺:我举一个例子,华为的消费者BG,提供手机、平板等产品。上市初期新产品的宣传资料都是保密的,怎么层层传递下去,让每一个销售人员都清晰,又能保证不被友商窃取,在最开始是很难的。任总曾开玩笑说,不行就背过去。方法是可以,但是有成本和效率问题。WeLink现在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还有两个印象很深的场景。以前在华为内部找人很困难,比如我要找一个叫李伟的人,某天给我发了一封邮件,我需要用电脑打开原来的电子邮件,一点点查他的部门、电话,以及上级领导。而有了WeLink之后,我能一键找到李伟的一切信息。这是人与人的连接。

另一个场景是查找邮件。大家都知道在华为工作有海量的邮件,像我本人一天可能要看几百封。以前是一封一封去查找,有了WeLink之后,只要对小微助手说,“帮我查找李伟的某某项目的邮件”,瞬间就会弹出几封相关的邮件。在2016年的时候很多友商的产品满足不了这些需求。

曹开彬:当初流程IT部门研发weLink的初心,是想要打造一个市场化产品,还是只是给自己用?

何贺:最初就是给自己用的。WeLink满足了华为内部办公,提升了办公协同效率,我们考虑为什么不提供给客户使用呢?

曹开彬:WeLink从2016年开始开发,版本的更迭是怎样的?

何贺:从2016年到2020年,已经迭代了很多次。WeLink早期就是华为的内部软件,很多功能是根据员工的建议逐步迭代的。初期的WeLink只有即时通讯的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OA、通知和邮件的功能都集成到WeLink了。这种迭代都是静水潜流式的。

曹开彬:将WeLink推向市场化的决策是谁做的?

何贺:这个肯定是在高层了。华为的产品是否决策上市,华为内部是有一个很严谨的决策委员会,不是某一两个人决定。

曹开彬:刚才提到的WeLink的四个联接,联接业务、联接设备、联接知识、联接团队,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它形成了什么样的闭环?

何贺:华为作为一个全球化的超大型平台,在有WeLink之前,内部建了很多个信息化平台,来支撑全球各地的办公,在外部也有很多成熟的办公系统供华为选择,最后华为还是决定从零打造一个WeLink,内部我们成为“联接器”,想打破空间的联接。

华为面临两个挑战,一方面要联接未来,要有一个新的架构,把互联时代新的实践容纳进来。WeLink在产品初期做规划的时候,不局限只做一个工具,而是要作为一个企业数字化的联接器,用于联接过去,面向未来,做成一个数字化的基础框架。现在华为已经从单兵作战,演变成蜂群作战,所用的工具也要相应的改变,WeLink提供开放架构,让服务工具自己去做服务化。WeLink将以会议、考勤、打卡等工具为中心,转变为以用户为中心。这个转变的背后蕴含着华为公司对数字化的理解。在数字化时代,首先把我们所定义和联接的对象全部放进到平台里面,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第二就是把这些数字对象联接起来,基于相互的关系去释放作用。相比于传统的企业数字化办公平台,WeLink做到了几个转变,第一个就是您所说的四个联接,之后的更新中更是做到更好更简单;第二就是功能转化为服务,从有没有,到好不好,将服务模块化,围绕原来繁多的业务场景串联。第三就是在企业成本较高的当下,节约员工时间,最大化提高效率。

WeLink突击:软硬兼施,只有华为一家能做好

春节期间,华为云WeLink新增企业用户数十万,新增日活用户数超100万,业务流量增长50倍,取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WeLink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曹开彬:SAP曾在全球范围内倡导ERP的最佳实践并获得巨大成功。我们认为在远程办公、智能办公领域,同样也需要最佳实践。华为形成了哪些可以供企业参考的数字化办公的最佳实践?

何贺:其实我们华为公司自己,就是一个最佳实践。我们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很多部门的员工需要在路上办公,华为有一整套的流程,和相关软硬件服务来提供远程办公的保障。我想这主要依靠以下几点:第一,华为有完善的规章制度和流程保障。针对本次疫情,我们马上成立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疫工作组,通过WeLink向全员发送相关的资料。第二,强大的技术保障。节后华为在只有三分之一员工到岗的情况下,华为员工一共召开了4万场视频会议,1万场跨国的会议,顺利支撑了公司业务的开展。

过去两年,内外部的700多个应用集成到了WeLink里,既有内部考勤、HR、报销、差旅等,也有外部的喜马拉雅等,我本人也经常在上班路上用WeLink看一些教程。Onebox是华为的一个存储和共享文档的应用,疫情期间使用的频率也有快速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企业最担心的其实是安全问题,如何让员工在家办公的同时,又能让核心的数据资产不外流,这是每一家中大型企业都考虑的重要问题。华为把信息安全放在一个很高的地位,也在网络安全、信息加密的安全领域做出了一些成绩,并且形成了智能办公安全的最佳实践。

以上是一些典型的案例场景,类似的最佳实践还有很多。

曹开彬:相比于钉钉、企业微信,他们在企业IM方面拥有比较明显优势,这也是远程办公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请问WeLink在这方面有何特点?WeLink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何贺:与友商相比我认为有三大明显的优点。第一,华为本身是一个非数字原生的企业,WeLink的设计特别适合非数字原生企业使用。第二,友商的产品是围绕用户的,WeLink是围绕企业的,对企业的边界有更清晰的认知,WeLink更能帮助企业保护数字资产。第三,架构比较清晰,适合大型机构比如高校、政府来推广。

曹开彬:说到安全问题,大家比较关心,WeLink在企业层面做了很多安全措施,在用户层面有哪些安全措施呢?

何贺:刚才我也讲过,WeLink不是围绕用户,而是围绕企业的。有的产品围绕用户为中心,如果你从A企业离职后,原先的数据还是属于用户个人,到了B企业之后,还是能看到之前的数据和信息,作为智能办公产品控制不了。对企业来说,这就是不安全的。华为作为组织管理,如果一个用户今天在A企业,他所有的信息都在A企业的WeLink账户上,如果他从A企业离职,所有的信息和数据就都留在企业了。

曹开彬:在疫情期间,WeLink有一个非常不错的表现,有哪些应用场景或者客户,让你印象深刻?

何贺:在2019年12月的WeLink发布会上,北汽福田就对WeLink产生了兴趣。面对春节之后爆发的疫情,作为一个生产制造型企业,福田的近3万员工生产复工非常急切,遇到消息传递不及时、公告发布不透彻、会议协同不灵活的问题。于是福田及时联系到WeLink,探讨线上复工的可能。福田汽车的IT团队立即成立线上办公推进小组,全面推广WeLink线上办公,仅用三天时间,除一线工人外的管辅人员就有序地实现了“云上回归”。

另外一个,是在疫情最紧张的时期,国家领导人到北京地坛医院、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用WeLink)连线,慰问一线的白衣天使,给一线的战士给予信心,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曹开彬:为什么会选择华为weLink?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何贺:两点原因吧。一是当时时间要求非常急。我们从接到通知,到把网络布置好,大概用了不到24小时。另外一点是,华为前几年一直在视频会议领域做硬件,短时间最好的方案是软硬结合。既能做硬件的视频会议,又能做软件的即时通讯,在我看来只有华为一家能做的比较好。

曹开彬:北京连线武汉,是重新布置了一套会议系统,还是原先就有华为的硬件,现在再加上一套软件?

何贺:场景相对复杂一点,两种情况都有。有的装了华为视频会议,有的不具备视频会议条件,有的甚至连网络都不具备。这种标志性的大事件,不是一家企业或机构能承担的了。这里面不只有华为云,还有政府相关部门、运营商网络的调控保障。我们国家面对应急事件的响应,保障机制很不错,技术也是过硬的。

WeLink错位竞争:聚焦中大型企业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排名第一的协同办公应用为钉钉,用户数量和企业数量分别超过2亿和1000万,企业微信的月活跃用户也已达到6000万,真实企业数已经达到250万。 华为WeLink作为入局较晚的玩家之一,已经失去了先发优势。WeLink未来如何突围?

曹开彬:面对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大免费产品,WeLink的发展战略是什么?

何贺:首先免费这个事情,我就不多做评论了。我用任总3月份的一次谈话来回答您这个问题。我们认为WeLink对华为公司是一个机会,短期内我们不会和BAT正面竞争,企业对安全性的要求其实是大于个人的,企业要求高可靠,这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会面向大中型企业,走出一条不同的路来。

华为会把WeLink打造成一个黑土地、有战斗力的平台。我们会抓住原来的连接趋势,在多场景的应用下也会更加开放的与优秀伙伴合作,共同打造数字化平台,这是我们WeLink一个比较清晰的发展战略。

曹开彬:在华为公司内部,WeLink的发展有什么样的目标?

何贺:我们对自己的产品,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但公司内部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宏伟的口号,我们就是要把WeLink打造成服务大中型企业的数字化平台。WeLink的发展还是稳扎稳打、步步夯实,给企业服务好,基本上是这个目标。

曹开彬:像这样大中型企业,如果已经用了一些友商的移动办公产品,这时候WeLink会采取怎样的策略?

何贺: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我们的定为是做联接器,做数字化平台,不是要取代某个业务,我们是要做联接。WeLink的接口都是开放的,我们把企业原来有的OA、邮件,都连接到WeLink平台,只要打开WeLink,员工就都能使用。

曹开彬:作为远程办公、移动办公、智能办公、数字办公、协同办公,您觉得哪个词比较准确的描述未来的办公状态?它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何贺:我个人更倾向于智能办公。拿我自己举例,我不仅可以通过WeLink回邮件, 还可以收听华为内部高级专家、业界技术大牛对新技术热点的分析;在进入办公园区的时候,手机会通过WeLink自动连接公司网络,WeLink又回自动打卡。我们有一些超大型的项目,势必会跟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同事一起讨论问题, WeLink会对不同的语言自动翻译成中文,在一定程度上免去了什么事情都要请翻译的尴尬——我本人的英语也不太好哈。同时公司在文件打印、出差报销、会议预定都可以通过手机WeLink搞定。WeLink也可以跟企业智慧屏合作,4月份就会出一款新品,电脑、手机都可以无限的投放到大屏上,大家在会议中讨论的内容可以点击截屏按钮,一键发送到我的邮箱里。

就我个人的理解,智能办公就是围绕着办公主体——人,对人来进行智能化的服务,人在不同环境、不同条件下的办公需求,通过智能化的技术、智能化的软件,智能化的平台,更方便、更快捷地实现个人的办公目标。

我认为智能办公还会随着技术的不断突破,数据的不断积累,人员能力的不断增长实现自我升级,WeLink是华为实现智能化办公的一个核心平台。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