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导航菜单

谷歌云的全球第二梦

[摘要]谷歌云的五年计划,不仅要望微软Azure的背,更要想着阿里云这群”疯子“。
“谷歌云的目标是至少成为第二大云。”距离谷歌云CEO托马斯·库里安首次说出这句话,恰好过去一年。一年多前,托马斯·库里安褪去甲骨文产品开发总裁身份,从黛安·格林手中接过了谷歌云的运营钥匙。

谷歌云CEO托马斯·库里安

不仅没有想象中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托马斯·库里安在担任谷歌云CEO的前三个月里,甚至连公开场合演讲或评论都没有发表过。

直到2019年2月12日,在旧金山举行的高盛技术与互联网大会上,托马斯·库里安才以谷歌云CEO的身份首次公开露面。而首次亮相,托马斯·库里安便做到了一鸣惊人,但惊的是其为谷歌云制定的五年计划:“谷歌云要成为全球第二,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超越微软Azure,缩小与市场领头羊亚马逊AWS之间的差距。”

01、成也技术败也技术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今在云计算市场如鱼得水的AWS,却并非云计算的提出者,而是今天励志成为第二大云的谷歌。早在2006年8月9日的搜索引擎大会(SES San Jose 2006)上,时任谷歌CEO的埃里克·施密特便首次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

但提出云计算概念的谷歌,并未迅速将精力集中于此。仅仅十几天过后,亚马逊便抢先面向公众推出了弹性云计算服务EC2。直到一年多后的2008年4月,谷歌才发布了首个PaaS产品Google App Engine程序引擎(简称GAE)。这是谷歌云发展的第一阶段。

此后的6年间,姗姗来迟的谷歌不仅没有趁热打铁,反而依旧对云计算漫不经心。在此期间,微软于2010年2月推出了Windows Azure平台,AWS 2014年营收46亿美元。这是谷歌云发展的第二阶段。

直到2015年黛安·格林负责谷歌云计算业务,对谷歌云计算业务进行重组,并在谷歌消费者大会上向世界推出新的品牌——谷歌云(Google Cloud),谷歌云才真正迎来起色,成为全球云计算市场的头部服务商。而2015年时的 AWS,已经占据全球云市场31%的份额,比微软、谷歌、IBM 的总和还要多。这是谷歌云发展的第三阶段。

前谷歌云CEO黛安·格林

回看2015年前的谷歌,其在云计算市场徘徊不前的原因只要可归结为两个方面:

一是对原有业务的依赖。凭借着搜索引擎、Gmail、Google文档和相册等2C产品,谷歌在广告业务赚钱来的太容易,形成了路径依赖,且并未通过组织架构的调整将云业务提到战略地位。

二是重视技术轻视市场。谷歌有着深厚的工程师文化,其在技术上的造诣直到现在也令人钦佩。但在当时,对云计算产品和技术的重视,使得其云业务部门并未过多考虑自身的云服务是否能满足企业的实际需求,以及主动宣传自身云服务的技术、成本、稳定性等优势,这使得谷歌云难以变现。

这也是谷歌邀请黛安·格林担任谷歌云CEO的原因。入职后的第七个月,黛安·格林对谷歌云业务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包括组建专业的企业销售和客服团队,设立CTO办公室处理大客户各种技术、设计或定制问题,创立针对各个行业的部门、制定推广计划,拉来更多分销商、创立Global Alliance(全球联盟)计划。

关于戴安·格林

被誉为“硅谷女王”和“虚拟化女王”。在担任谷歌云CEO之前任职于VMware,也是VMware联合创始人、前总裁兼CEO,与丈夫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教授门德尔·罗森布拉姆一同提出虚拟化的概念。于2018年2月当选为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02、五年计划的第一年

2018年11月,甲骨文“二号人物”、前甲骨文产品开发总裁托马斯·库里安担任谷歌云CEO,开启了谷歌云的第四阶段。在黛安·格林的三年辛勤栽培下,谷歌云真正有了枝干。接手一年的托马斯·库里安,使得谷歌云的枝更繁叶更茂。

今年2月份,谷歌云公布了首份财报。财报显示:谷歌云业务包括G Suite、企业版GMail/Docs/Drive/Hangouts和云基础架构,2019财年全年收入89.18亿美元,相比2018年的58.38亿美元和2017年的40.56亿美元大幅上升,增速也由2018年的43.9%提升至52.8%。

同时Canalys 2019年全球云基础设施市场调查显示:2019年全球云计算支出猛增37.6%达到1071亿美元。其中,谷歌云全年营收62亿美元,增速最快,为87.8%,且谷歌云市场份额达到5.8%,与排名第二的微软仍有很大差距,但相比2018年与排名第四的阿里云差距在拉开。

可以看到,2019年,谷歌云在托马斯·库里安的带领下,保持着健康增长。而实现这些,源于托马斯·库里安以及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加大数据中心建设:2019年2月,谷歌宣布向全美的数据中心和办公室投入130亿美元,在内布拉斯加州、内华达州、俄亥俄州、得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和弗吉尼亚州等州新建或扩建数据中心。

推出混合云平台Anthos:在Google Cloud Next 19上,谷歌在原有云平台基础上正式推出混合云平台Anthos。借助Anthos,谷歌云客户不仅可以在自家数据中心部署Google Cloud,还可以自由管理运行在AWS和Azure等第三方平台的工作负载。同时开发者还可以轻松地在现有硬件或公共云上创建、部署、运行和管理未经修改的应用程序。

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多家创企:包括企业云存储提供商Elastifile、数据分析提供商Looker和云计算创企CloudSimple。对CloudSimple的收购使得谷歌云客户能轻松将VMware工作负载从本地数据中心转移到公有云中。

提升云安全:为提升自身云服务的安全性,谷歌云并入了兄弟公司Chronicle,该公司专门从事网络安全。同时,谷歌云与多家安全供应商建立合作关系,并公开展示了一系列在数据加密、网络安全、安全分析和用户保护等方面的功能。

关于托马斯·库里安

最早就职于麦肯锡咨询公司担任顾问,为软件、电信和金融服务行业客户提供服务。于1996年加入甲骨文,负责产品管理和开发职位,后担任甲骨文电子商务部副总裁,于2015年担任甲骨文产品开发总裁,2018年11月加入谷歌云。

03、你要争第二我来当第一

谷歌云2019年的举动,涉及产品、技术、资本多个方面。这样的多方投入,使得谷歌云在营收、市场份额上均实现了增长,但谷歌云与微软Azure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倒又拉开了些许。

重新看Canalys 2019年全球云基础设施市场调查。从2018年到2019年,谷歌云与微软Azure在基础设施市场的差距,在营收上从77亿美元拉大到119亿美元;在市场份额上从10%拉大到11.1%。

不是谷歌云不行,是微软Azure太强了。你要争第二,我来当第一,微软Azure的目标,是AWS。

而谷歌云与微软Azure的差距,或者是差别,差的主要不是产品或者技术,而是市场策略、合作伙伴和用户。

首先,抛去2015年前谷歌对云计算的态度。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云计算早已进入混合云时代。IDC预测,未来混合云将占据全球整个云市场份额的67%,AWS、微软Azure、谷歌云、阿里云以及IBM Cloud全球五大云计算服务商均有混合云产品,IBM收购红帽更是2019年云计算市场最轰动的事件之一。但具体到谷歌云和微软Azure,不能说谷歌云布局混合云太晚,而是微软Azure太超前。

早在2015年微软便首次宣布推出Azure Stack。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更在其2018财年第二财季电话会议上反复强调其混合云策略:在公有云、数据中心、物联网、边缘和数据方面通过混合部署的方式赢得用户。

而谷歌虽然在2018年7月的Cloud Next大会上发布混合云计算服务平台Cloud Services Platform,但其真正发力却是在2019年,包括Anthos混合云平台的推出以及分别与思科和HPE携手推出的混合云解决方案。

其次,云计算打破了原有的IT产业格局,云服务商之间的竞争也并非单纯的产品和技术,而是包含平台提供商、系统集成商、应用开发商等在内的整个云生态的竞争。在这方面,谷歌云依然落后。

虽然谷歌云全球合作伙伴战略和计划负责人Nina Harding在2019年公开表示其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达到13000+,但在2018年时,微软便透露其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达到68000个。AWS则更加恐怖,仅2017年一年便增加10000个新合作伙伴,拥有超过100000个合作伙伴认证。这足以看出,合作伙伴对云服务商的重要性。

最后,微软Azure在用户上占据优势。微软自成立以来主要的服务对象便是企业客户,同时对客户的了解以及与同事、客户及合作伙伴共事的价值观尤其适合现在以客户为中心的市场竞争。

而谷歌以消费者业务起家,时至今日广告业务仍是谷歌营收的重要来源,Alphabet的财报显示谷歌云2019年的营收仅占谷歌总营收的5.5%左右。

这意味着谷歌并没有2B的基因,尽管黛安·格林任职期间为谷歌云争取到许多大客户,如21世纪福克斯、迪士尼、纽约时报、印象笔记、eBay、苹果、PayPal、Etsy、Fitbit、HubSpot、Shopify、Twitter和Zendesk,但丝毫不能扭转谷歌云在客户组成上的劣势。

托马斯·库里安也直接承认了这一点。在2019年的高盛技术与互联网大会上,托马斯·库里安公开表示,谷歌云将重新专注于零售或金融等垂直行业,重点老牌公司合作,而不是云时代的初创公司。为此,谷歌云将继续扩展销售团队,并对销售进行零售、制造、汽车、金融等传统行业的针对性培训。

04、如何保住现有胜利

尽管调研数据的不同,使得IDC、Gartner、Canalys三家研究机构公布的云服务商排名、收入、市场份额略有不同,但AWS、微软Azure的地位丝毫不用质疑,阿里云与谷歌云的纠缠也从未停止。

IDC今年3月发布的2019上半年公有云服务市场营收报告显示,阿里云排名第三,谷歌云排名第五,云计算3A的市场格局也深入人心。因此,从现阶段来看,谷歌云的五年计划,不仅要向上望微软Azure的背,更要想着如何与阿里云摆脱纠缠。

毕竟,阿里云的这些人,是一群“疯子”。阿里云不仅排名稳居第三或第四(统计标准不同排名不同),且增速远超过AWS和微软Azure。而最不容忽视的是,阿里云是中国的。中国,又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市场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阿里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份额达到40-50%,处于绝对领先优势。中国云计算市场也将在2021年时达到300多亿美元。而中国的云计算市场,至少短期来看,和谷歌云没有丝毫关系。

即便谷歌云和微软Azure差距明显,且与阿里云纠缠不清。但并不意味着谷歌云无突破之计。业内相关分析师们给谷歌云的建议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收购,二是发挥自身技术优势。

在收购方面,分析师们所建议的被收购对象大致分为云相关以及AI相关。通过收购Salesforce、Oracle Cloud、AT&T Cloud、Nutanix、Rackspace、ServiceNow等公司,直接提升谷歌云在云计算市场的位置。其中,谷歌将以2500亿美元收购Salesforce的消息已流传多次,而收购成功,谷歌云将直接超越微软Azure成为全球第二大云。

通过收购Cerebras、Fiddler Labs、Graphcore、Supervisely等AI芯片、AI算法相关创企,谷歌云则将进一步提升其云平台的AI实力。

这也是分析师给出的第二个建议,谷歌云应继续保持自身在AI方面的优势。云与AI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谷歌在AI上的造诣更是深厚。在硬件上,其针对机器学习推出的TPU张量处理器已问世了3代产品,并推出了TPUv3 Pod以及边缘AI芯片Edge TPU。

在软件上,TenserFlow在深度学习框架届的地位无需解释,谷歌不仅早早将其开源,并相继开发了一系列套件,如AI Hub用于连接不同机器学习组件,Cloud Code帮助企业和开发者开发和调试云应用。

谷歌云这样在AI硬件、软件上的全面发展,使得企业可以轻松在云端构建AI应用,这在人工智能正从技术落于场景的当下,无疑是谷歌云最大的竞争力。

回到谷歌云的五年目标:成为全球第二大云。距离这一目标,谷歌云还有四年时间,这四年时光也将是谷歌云漫长的梦。

但梦有两种解释,一是梦想;二是做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http://www.soft6.com)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