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奔腾重现江湖,但英特尔的“芯事”却不再奔腾

发布时间:2019-12-10 09:42:42 来源:脑极体 作者:藏狐
[摘要]重新试图“挖坟”的英特尔,在造芯事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Photo by Slejven Djurakovic on Unsplash

奇怪的事正在圣克拉拉——英特尔的总部所在地发生。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英特尔前不久被传出准备以10-2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AI创业公司Habana Labs的消息,这是其既3.5亿美元拿下NervanaSystem之后,在推理芯片上的又一次收购。

而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英特尔又从历史的故纸堆里翻出了早已过时的22nm的哈斯韦尔架构,重新推出了奔腾G3420。这听起来,简直就和在5G时代重新推出大哥大一样,堪称大型后现代行为艺术……

重新试图“挖坟”的英特尔,在造芯事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复现哈斯韦尔Haswell的辉煌,

或是映衬Intel晦涩的当下

坦率来说,不可否认22nm的哈斯韦尔架构,曾经一度是十分强大的。

但在大家都期待它推出一系列10nm规格CPU的节点,“开倒车”的奔腾处理器,显然有点辜负市场的期待。

尤其是早已停产了奔腾G3420,如今又将其从坟墓中拉出来,并在产品通知中表明“根据新的路线图,决定取消停产,再次实现本产品的长期性”。不由地让吃瓜群众十分感慨,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种开历史倒车的发展路线图呢……

原因或许能从英特尔的公开声明中找到答案。大约两周前,英特尔公开向客户道歉,称其“尚未解决14nm处理器的产能难题”。高性能芯片没法满足需求,英特尔转头一看,低端芯片照样有市场啊。有钱不赚XXX,已经关闭的22纳米生产线,重启!

这种高端市场拼不过转头薅低端羊毛的行为,显然与其在AI领域大手笔的“买买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萌。

斥巨资买AI然后卖奔腾,到底是大厂的泯灭,还是AI的沦丧?

Moor Insights and Strategy的分析师卡尔弗伦德(Karl Freund)认为,又一次收购AI芯片,尤其Habana和此前收购的Nervana还存在竞争关系——两者都是针对数据中心提供AI训练和推理芯片——表明英特尔很可能至今还没找到打造自家标杆AI芯片的正确方式。

当然,这种锲而不舍购入AI创业公司的努力,也间接表明了AI在未来计算领域到底有多重要。

(英特尔的AI推理芯片)

(英特尔的AI推理芯片)  那么,英特尔在高性能芯片上的市场份额,到底被谁抢走了呢?答案是AMD。

2019年Q3季度,AMD拿出了Zen2架构的锐龙3000以及Navi架构的RX 5700系列显卡,这两款7nm工艺的处理器,不仅远远甩脱老对手英特尔,甚至比藐视摩尔定律的英伟达NVIDIA还要领先。

外媒Techradar网站在报道时,认为英特尔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落后,原因是Intel CEO思睿博日前在参加财富全球会议时确认7nm应用在CPU处理器上要到2022年。也就是说,在高性能芯片上,英特尔要在2年后才能追上AMD。

此时,硅谷曾经流传过的一个笑话——AMD的同行偶遇英特尔的员工,问他们新的处理器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等你们做出来了,我们才会有新的事做”——时过境迁,谁曾想这反而成了一个映衬英特尔不思进取的笑话。

英特尔到底是如何陷入转型困境的,这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命题,一篇文章显然无法穷尽其中缘由。我们不妨从竞争这个角度来尝试一窥究竟。

不再奔腾:英特尔的复杂“芯事”

用一句话来形容摩尔时代的英特尔,那就是内有实力,外有强援。

这使其在当时的处理器市场,几乎没有一个重量级的对手。没错,AMD当时根本不配跟英特尔相提并论。甚至有专家认为,如果不是反垄断法的约束,英特尔很可能已经把AMD击垮或者收购了。

而时间转回2019年,画风陡然一变。调研机构Prudential分析师Mark Lipacis日前发表言论,认为从长远角度讲,英特尔将失去在全球处理器市场的绝对垄断地位。最终英特尔和AMD的市场份额甚至达到各占50%的平衡点。

更玄幻的是,这一幕已经在发生了,在韩国区域市场,AMD竟然真的达到了53.58%,开始摆脱“千年老二”的身份。

AMD的逆袭与英特尔的滑落一样,令人唏嘘。而细究英特尔的无奈,有两个关键节点是值得注意的。

其一,是“失而难复得”的x86 CPU市场。

尽管英特尔重启了奔腾G3420,但x86 CPU市场逐渐被AMD攻占,已成不争的事实。德国最大的PC零售商之一mindfactory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AMD的处理器占据高达78%的份额,并且从7月份以来一直稳定在这一水平。

而就在几年前,英特尔还占据了x86 CPU市场90%以上的份额。

有意思的是,这是英特尔“主动”让出的江山。

自从去年十月英特尔发布了全新第九代酷睿处理器之后, 14nm工艺产能就一直不足。此时,AMD的锐龙处理器就开始快速攻城略地。去年三季度,AMD的处理器就销量暴增,市场份额从前年同期的7.5%增长到了去年的的10.6%。采用7nm工艺的第三代锐龙问世后,销量上几乎是一骑绝尘。

按理说在这样的攻势下,英特尔要么加班加点提性能,要么主动降价保市场。但这两者英特尔都没有选。

它依然在14nm这一维度持续跟供应链战斗,以“挤牙膏”的方式打磨性价比。入门级I5-9400f相比于前代的I5-8400性能提升,仅有10%左右。没有新产品,意味着ASP只能一路下挫。

同时还不能随意降价,因为非促销降价会直接影响渠道消费者桌面市场,以及T1及商用台式机的价格。

英特尔的应对之道,是选择了“战略性放弃”。

其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公开声称,要主动“摧毁”这个公司在CPU方面拥有90%市场份额的优势,因为这会使英特尔变得自满。

换句话说,我们没兴趣捍卫在x86 CPU的冠军头衔了,AMD你行你上呗。

话术还是十分有名士风范的,但苦果还是要自己默默吞下。要知道,英特尔约有75%的营收来自PC、服务器CPU,这部分份额的丢失,直接导致英特尔的2019年Q2季度财报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滑17%。

那英特尔后续还能找回CPU的场子吗?正如前面其7nm规划所示,2022年再说吧……

其二,则是久攻不下的AI新品堡垒。

主动放弃了CPU的江山,英特尔要干嘛去?答案是冲击“全硅”领域30%的市场份额。

简单来说,就是朝着GPU市场、AI市场,以及FPGA市场猛攻。

这也是为什么,英特尔过去几年开启了“购物狂”模式。2016年,收购了边缘和视觉AI创业公司Movidius。同年,以3.5亿美元拿下Nervana,进军深度学习训练芯片市场。2017年,以153亿美元收购以色列自动驾驶企业Mobileye更是令业界咋舌。如果Habana Labs收购案完成,英特尔在AI产品上的组合可以说是遍及了边缘计算、数据中心,从CPU到ASIC等各种业务支撑。

这能帮助英特尔拿下新市场吗?不得不说,入局晚的英特尔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也只能说是个“弟弟”。

过去几年,英伟达凭借其最早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优势,凭借GPU业绩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绝对宠儿,也成了该领域的领跑者,占据绝对优势。在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榜单中,英伟达稳坐头把交椅。

不过,花了大钱的英特尔实力也并不弱,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专用于深度学习训练和深度学习推理的Nervana AI芯片,2019CES上,还推出了Nervana神经网络处理器(NNP-I)。其在相关技术上的积累也很全面,包括用于AI边缘计算开发的工具套件OpenVINO,可以用于推理芯片,以及16nm Myriad X VPU这样的视觉处理器,Stratix 10 FPGA云端芯片等等。

目前看来,英特尔已经在多条硅赛道,以及5G、云、边缘计算等领域布局,但快速变化迭代之中,却无法一局定胜负。

最为直接的原因是,曾经“独孤求败”的英特尔,如今却面临谷歌、脸书、微软、亚马逊以及华为、寒武纪等中国厂商的挑战,他们都在不断将新技术和产品推向市场,并且各有千秋。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还有超过40家创业公司进入AI芯片领域。

强大竞争者的你争我夺,Nervana是否前功尽弃,这些都让英特尔在AI硬件格局中的未来更加不明确。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英特尔在高性能计算上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如鱼得水。因为竞争者并没有要将市场拱手相让的高风亮节。前不久,英伟达就跟英特尔的老东家微软达成了一项协议,在Azure上部署一个云上最大的GPU加速超级计算机。AMD Epyc处理器也有了亚马逊、微软Azure等新客户。

英特尔在高性能计算领域,可能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有竞争力。

此前数年,我们见识了英伟达凭借人工智能对由摩尔定理主宰的传统IT行业进行了“降维打击”,也看到了英特尔和AMD等计算玩家向AI迁徙的不同姿态。

一个吊诡的细节是,1993年奔腾处理器的诞生,让英特尔甩掉了只会做低性能处理器的标签。如今,22nm的奔腾G3420在业内,却是绝对的低端代名词,而它的重启,或许又让英特尔戴回了那顶好不容易甩脱的帽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