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金山30而立,怀念“第一程序员求伯君”

发布时间:2019-11-12 17:20:44 来源:中国软件网 作者:大白
[摘要]金山办公于11月7日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申购,确定发行价为45 86,预计募资总额将超过46亿。

金山办公历经各种“磨难”,迎来高光时刻。

等了30年,见证了中国办公软件的沧海桑田。好消息终于传来!

金山办公于11月7日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申购,确定发行价为45.86,预计募资总额将超过46亿。

以2018年度扣非净利润计算,对应发行后总股本,市盈率达78.37倍。

这并非金山办公首次提交上市申请。早在2017年5月,金山办公就曾在A股创业板提交申请,但之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经过两年筹备,金山办公于今年5月再次提交上市申请,终于在10月25日迎来注册生效的好消息。

创业“九死一生”,能坚守到企业上市更是难上加难。金山办公一路走来,可谓满路荆棘。

01、WPS之父,中国第一程序员求伯君

提及金山办公的发迹史,求伯君是绕不过去的一位人物。

可能没有雷军那么被外人所熟知,但对于90年代从事计算机行业的人而言,求伯君是当时的王者。靠着一台386电脑,求伯君凭一己之力,完成了WPS(Word Processing System)1.0版本的开发。

这款近10万行代码的软件问世,开启了中国办公软件30年的发展史。

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的求伯君,有着光鲜亮丽的履历。信息系统专业毕业后,求伯君被分配到一家国企工作,当时是令人艳羡的工作。

但对求伯君而言,安稳的工作并非首选。2年后,求伯君辞职,来到北京四通公司。辗转南下后,求伯君在深圳结识香港金山的张旋龙。虽然不懂技术,但张旋龙看好软件行业的未来,求伯君这样的IT天才自然成了“拉拢”的对象。二人一拍即合,由张旋龙出钱,求伯君“出力”。就这样,凭借求伯君的技术天赋和吃苦精神,WPS1.0版本在深圳的一家宾馆中诞生了。

在宾馆好比“闭关”,求伯君饿了就吃方便面,困了就眯一会。在高强度工作下,加之饮食和休息得不到保障,求伯君因肝炎发作,三次住进医院。求伯君简直“着了魔”,住院期间仍在坚持写代码。

功夫不负有心人,求伯君的努力换来WPS的巨大成功,行业反响强烈。而当时雷军还在武汉大学就读,他甚至一度怀疑,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软件?

至此之后,WPS成为业界学习电脑的风向标,大大小小的书店和报刊中填满了诸如《WPS使用教程》、《WPS使用技巧》等内容。WPS真的火了,短短一年,迅速积累2000万用户,在当时电脑尚未普及的年代,是无法想象的。

借着WPS摧枯拉朽式地占领市场,求伯君身价水涨船高,不仅住进别墅,还开上了丰田佳美。那年,求伯君刚刚25岁。金山办公也迎来自己第一个高速发展期。

02、对抗“WordStar”,文字处理大一统格局初定

WPS能够取得如此成功,离不开当时的“大环境”。

上世纪80年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相对单一,主要途径仍是报纸、书籍、期刊等。因此市场对打印、印刷需求巨大,国内印刷业发展迅猛。而打印、印刷需要对文字进行编排等处理,早期的计算机处理能力有限,为了提高效率,减少文字输入对存储器的频繁访问,汉卡应运而生。

这是一种只读存储器的扩展卡,内置汉字输入及其驱动程序,大大减少占用计算机内存空间,极大地提升了计算机处理信息的能力。

当时最火的汉字处理系统当属WordStar,而求伯君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重新开发一套汉字处理系统,取代WordStar的统治地位。1989年9月,金山I型汉卡及WPS 1.0问世,不仅开创了我国计算机文字处理的先河,也带动了汉卡行业的发展。

早期从事计算机产业的企业,不少都是依靠汉卡这门生意攫取的第一桶金,包括柳传志带领的联想,以及史玉柱的巨人网络。

转眼到了1993年,凭借VI型汉卡和WPS NT出色的办公效率和工作质量,金山在市场上所向无敌,并将巨人汉卡、王码480等行业内的竞争对手斩于马下,其市场份额高达90%以上。至此,汉字处理行业大一统的格局初定,金山迎来了全面胜利。

03、遭遇劲敌微软,WPS险遭“灭顶之灾”

生意如日中天,市场迎来“不速之客”——微软。此刻的微软,早已摆脱创立之初的羸弱,凭借Windows3.0操作系统在全球大获成功。

常言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对于早期进入中国市场的微软而言,其实并不容易。由于市面上计算机操作系统仍是DOS当家,WPS也是运行在DOS环境之下,微软想依靠并不主流的Windows逆袭,还欠些火候。

但微软很会撬动市场,为了推广自己的Office套件,微软找到金山,希望双方签订协议,实现两家产品兼容。

显然,求伯君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签订协议所带来的后果,就像当初乔布斯为盖茨展示尚未发布的视窗操作系统界面那样,追悔莫及。

协议的签订,成为了WPS由盛转衰的起点。

随着Windows操作系统普及,由于其系统与Office套件深度绑定,用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养成在Office套件中使用Word的习惯,大部分WPS用户被微软挖走,WPS发展进入历史冰点。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微软通过其操作系统与自身IE浏览器绑定,把当时占据浏览器龙头的网景拉下马,此次与WPS交锋,依旧如此,盖茨笑到了最后。

在计算机软件领域,大有“微软过处,寸草不生”的态势。由此也足见底层操作系统的可怕,占据先机便足以笑傲整个软件生态。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如今手机操作系统生态,Android与iOS生态依旧无法阻挡。

虽然求伯君此前已经意识到将WPS迁移至Windows系统的重要性,但这次在动作上完全落了下风。

即使历经千难万难,金山推出了与Office套件相似的《盘古组件》。但大势已去,当时的金山难免无力回天,不得不承认的是,大部分市场已经被微软“霸占”。

在后来总结盘古组件未能成功的原因,求伯君归纳了以下四点:

1.“盘古”力量分散,没有发挥WPS当时在字处理领域的领先优势;

2.没有沿用WPS品牌名称;

3.盘古自身不够完善,没有做到"所见即所得",完全是DOS版的照搬;

4.刚刚独立的珠海金山软件公司缺少销售经验。

04、“第二求伯君”雷军,扛起金山崛起的大旗

由于求伯君是程序员的“偶像”,出于对偶像的仰慕,雷军于1992年加盟金山,希望自己成为“求伯君第二”。

雷军很早便使用过金山汉卡,被其内置的WPS软件彻底震撼了。因其价格太高,雷军利用两周时间将WPS破解并移植到普通电脑使用,并在该版本基础上还做了完善,足见雷军的技术功底。

WPS遭遇微软全面狙击后,1996年金山从一家200多人的公司沦落到只剩20来人。即便这样,依旧在为工资发愁。为了让金山继续走下去,求伯君变卖了自己的别墅,筹得200万元。所有金山高管降薪,开发人员维持现有水平,目标直指WPS 97。

1996年底,雷军临危受命,带领仅剩的数名技术人员,通过“以战养战”的方式,陆续推出《中关村启示录》、《金山影霸》、《剑侠情缘》、《金山词霸》、《金山毒霸》等微软尚未涉猎的领域维持企业生存。

“苦心人、天不负”,在克服了“所见即所得”等层层技术困难后,沉寂两年多的金山,终于在1997年9月推出WPS 97。

对于这款产品面世,雷军内心并没有多少信心。雷军坦言,与Word相比,WPS 97没有太多优势。当雷军硬着头皮将WPS 97版本推向市场时,很快销售了3万多套,在雷军倍感意外的同时,金山也获得些许喘息之机。在推广WPS 97的时候,用户表现出很强的民族精神,甚至有些用户表示,非WPS不用,大有如今消费者支持华为手机的热情。

随即联想向金山注资,有了外部输血,金山先后发布WPS 2000、WPS2000繁体版,并于2001年推出WPS Office金山办公组合,“正版中国”计划正式实施。恰逢中国加入WTO,政府开始大规模采购正版软件,WPS得以进一步复苏。此后至今,政府大规模采购仍在延续。

为了后续发展,雷军于2002年8月向求伯君提出,以3年3500万人民币为代价,重写WPS。在得到求伯君肯定后,金山堪称“技术长征”的战斗便由此开始了。

之所以决定重写,雷军认为,软件与其他产品不同,这与用户的使用习惯有关。微软已在办公软件领域统治10年,只有做到无感转移,才能真正地满足用户。因此,WPS 2005要与Office一模一样,包括“一字不差、一行不差、一页不差”的兼容效果。

重写WPS,雷军显然是在赌博。时任金山WPS事业部总经理葛珂表示,当时的赌注有两个,首先是兼容,其次是免费。但免费实属无奈之举,当时盗版软件横行,加之微软有意无意的在纵容盗版,这让金山不得不做出免费的决定。

由葛珂率队,带领金山近百人的开发团队,开启了WPS的重写之路。在敲了500多万行代码,修复了2500多万个BUG后,2005年9月,WPS Office2005正式版发布。不仅实现了与Office界面一致,技术上也实现了超越。

现在看来,在这轮博弈中,金山赢得了继续在办公软件领域驰骋的门票。能在微软帝国的围剿下重生,金山着实不易。但也应了那句话,取得小的成功靠自己,要取得巨大成功需要强大的对手。

05、守得云开见月明,金山办公终上市

如今,WPS的发展更加多元,逐步在云办公、智能办公等领域取得多项核心技术。截至2019年3月31日,金山办公已拥有专利179项,受理发明专利超过500项。

自去年7月份以来,金山办公CEO葛珂表示,WPS未来将在“云、多屏、内容、AI”等业务领域重点布局。

在今年的智博会期间,金山办公携旗下人工智能产品亮相,让人印象深刻。基于AI智能为中文办公赋能,并在WPS智能写作领域探索,推出智能辅助写作平台等。

葛珂也成为继求伯君、雷军之后,WPS办公软件的又一位“接棒者”。自1999年加盟金山,到2002年执掌WPS事业部,再到如今金山办公CEO,葛珂已经在金山工作了整整2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20年弹指一挥,但对个人职业生涯而言,相当于把整个青春韶华献给了企业。

在葛珂带领下的金山办公也取得了众多突破。在用户规模上,金山办公登上了新的台阶。根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公司主要产品月度活跃用户超过3.10亿,其中WPS Office桌面版月度活跃用户超过1.20亿,移动版月活用户超过1.81亿,均领先国内其他办公软件。

以2018年底WPS注册用户数据总量2.80亿计算,WPS办公软件用户占国内办公市场用户总规模的42.75%。基于个人用户免费的市场政策,未来仍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在营收方面,2018年金山办公全年营收11.30亿元,归母净利润达3.11亿元。

在国家自主可控政策的导向下,越来越多企业和政府采用国产办公软件,金山办公再次迎来市场红利。目前其产品和服务已经在政府、金融、能源、航空等重要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随着WPS Office for Mac版正式发布,WPS系列软件已经实现在Windows、Linux、MacOS、Android以及iOS等众多主流操作平台上应用,能够为客户提供一站式、多平台解决方案。

回首金山办公一路走来,虽然与宿敌微软无论在营收还是体量上差距越来越大,但在细分领域,两家企业各有侧重。尤其在移动办公领域,WPS依靠体积小、反应快等特点已经与微软拉开距离。

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新一代技术加持下,金山办公再次开启了崭新的时代。历经几代人努力,金山办公创立31载,历经各种“磨难”,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