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王文京:纵横30年,阵阵桂花香

发布时间:2019-11-04 17:46:46 来源:中国软件网 作者:马骄
[摘要]在如火如荼的会议中,有一位纵横30年的管理软件领军人物置身于报道洪流之外,他就是用友网络创始人——王文京。

晚秋十月的乌镇,弥漫阵阵桂花香。配以古色古香的小桥流水和墨绿色青石板,时光也贪恋如诗如画的江南。

10月20日至22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办。不知不觉,人头窜动,乌镇变得热闹起来。

一夕之间,乌镇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从新思想激烈碰撞,到大佬们的一举一动,源源不断地通过闪光灯传送出去。

在如火如荼的会议中,有一位纵横30年的管理软件领军人物置身于报道洪流之外,他就是用友网络创始人——王文京。

他曾是入驻中关村的私企第一人,比马云更早登顶中国内地首富,处于日新月异的软件行业,他的公司一直都是顶尖的凤毛麟角。这样一位成功人士,一直保持极其低调的姿态,宛如一泓看不见底的深潭。

如今乌镇狂欢已过,待一切重回平静,才能看清这湾潭水。

01中关村,梦想的种子

1964年,举国上下沉浸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喜悦之中。12月15日,江西省上饶县一户王姓人家正在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左邻右舍充满欢声笑语。

王文京小时候家中条件并不好,打小便当起放牛娃行走于乡野田间,不过上饶人杰地灵,南宋时期曾出过状元徐元杰,由此留下了重视教育的传统。

在家里支持下,王文京15岁考上江西财经大学,成为村里走出的第一位大学生。毕业后王文京被分配到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成为全家人乃至全村人的骄傲,踏上赴京工作之路。

工作后,王文京结识了同事苏启强,两个有志青年渴望干出一番作为。1985年,王文京和苏启强主动找领导建议,在整个中央国家机关财务部门进行会计电算化工作。当时会计工作还处于手工记账的时代,王文京的想法着实超前,从项目起草到实施王文京等人足足用了两年。

黄天不负有心人,研发出来的财务系统被推广到100多个单位,并且一直用到了90年代初,王文京也因出色的业务表现成为单位的“红人”,可谓是年少有为,未来可期。

王文京从上学至工作都是求仁得仁,可生于那个年代,王文京的选择中不可避免多了些身不由己。随着接触的世界越来越广,梦想的种子在王文京的心中生根。

1988年,王文京和同事苏启强参加一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的政策说明会,讲的是随着改革开放深入,作为同年获批的新技术开发试验区,“中关村”正式诞生,结伴而来的是喷涌式创业热潮。

听完说明会后,二人心中萌生了跑到经济生活第一线做实业的想法。那一年王文京只有24岁,但已经是工作5年的老员工,别说放弃优越的机关工作,在十年前个体户做私营公司还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好不容易找到的创业梦想,在王文京那里变得异常艰难险阻。

“从米缸里跳进米糠里”,这是王文京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回复。然而父亲反对并没有使王文京放弃梦想,在之后写给哥哥的信中,王文京留下了一句——“我对自己要做的事有把握”,便仓促辞了工作,与苏启强一起跑到中关村创业去了。

凭借满腔热情冲了上去,却发现连公司的名称都没有想好,苦思冥想未果后,偶然读到《经济参考报》上对美国一款叫“用户之友”软件的报道,给了王文京启发,做一款操作简单、界面友好的软件正是王文京想要做的。

拿着借来的5万元初始资金,一台长城0520DH电脑,在居委会内的一间9平米办公室中,用友软件服务社正式成立。

跳出舒适圈出来创业,乍看之下王文京身上还带有年轻人的热血和冲动,但现在看来,在那个鼓励创业的年代,王文京只不过顺应时代迈出了第一步,可用友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王文京要走的路还长很。

02三十年,只做一件事

弃仕从商之后,和现在大多数奋斗中的“北漂”一样,王文京白天奔走推销,晚上敲代码编程,累了就缩在办公室睡一觉。生活虽苦,但王文京却满身干劲,因为心中有了前进的目标:到1998年,营业额达到3000万人民币。

用友成立之初,王文京并没有选择转行,而是延续在国务院机关事务局所做的项目,在市场上推行应用于DOS系统的财务管理软件。

1989年,用友推出报表编制软件——UFO,号称“中国第一表”。紧接着1990年用友翻过了两座大山,3月公司性质从个体商户性质的服务社转为私营性质,从“用友软件服务社”转变为有限责任公司,成为中关村最早的一家私营高新技术企业;4月,用友财务软件通过财政部评审,将公司带上另一个台阶。

用友成长的前几年,和王文京刚踏入社会的前几年一样顺风顺水,但生活总不是一帆风顺的。

1993年,用友在快速成长过后,开始迈入发展缓慢期,在继续一条路走还是寻求转型的问题上,王文京和苏启强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

苏启强觉得软件销售是个值得投入的产业,主张将用友带入销售市场开发拓展,但王文京希望把精力专注于软件产品上,专心做软件开发商。两位同甘苦共患难的伙伴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同床异梦”。

《论语》云:“道不同不相为谋”,再各执己见坚持下去,最后只能使矛盾更加激化,两败俱伤。最后苏启强选择以一种和平的方式离开了用友,从此以后,只剩下王文京自己孤军奋战。

就像王文京当初坚持专注产品一样,专注的性格也让王文京迅速从创业伙伴离开的悲伤中回到工作状态。但与此同时,外部危机却也慢慢向用友靠近。

1996年,Windows开始取代DOS系统,后来者金蝶比用友更早一步推出基于图形化界面的财务软件。

面对时代转变和竞争对手追赶,王文京产生了危机感,审时度势之下只能兵行险招,直接跳过Windows3.x,开发基于Win95操作系统的财务软件,赶在金蝶一步推出,才抢回了丢失的市场,化解眼前危机。

到1997年,用友营收突破1个亿,提早一年且超额完成了创立之初王文京立下的三千万目标。

王文京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通过对美国考察,王文京又有了新的想法。

根据在广东东莞得到的合作伙伴反馈,王文京看到了ERP(企业资源计划)的未来,于是带领用友正式向管理软件战略转型。1998年,正式发布用友U8,这一年也是中国企业服务走向ERP时代的转折年。

一系列改变使用友一踏入千禧年,营收便突破了5个亿。完成营收小目标后,用友开启上市计划。

摆在王文京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借壳上市,这是最快最直接的一条;第二条是直接在内地主板上市,但因当时的证券市场基本上还被国有大中型企业占领,所以对用友这样的私营企业来说,选择在主板上市无疑是最为凶险的一条路;最后一条则是在香港上市,相对于前两条较为居中。

一开始王文京虽有在A股上市之心,却碍于大环境所迫,先将上市计划定在香港。但王文京一直对用友能在内地上市抱有坚定的预感:“国家一直在强调科技兴国的战略方向,在政策大环境上,对用友这样的高科技企业也是很支持的”。

果不其然,随着国家政策转变,用友成为国家科技部第一批推荐上市的企业,用友的上市之路迎来柳暗花明的转机。

2001年5月18日,用友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此后随着企业信息化兴起,用友在ERP领域越走越广,2003年开始进军海外市场。用友之前曾经历了由财务软件到管理软件的转型,每一次转型都是掷地有声、一步步进行。

2012年,云计算开始成为互联网行业发展的重点,包括SAP、Oracle在内的国外软件巨头都纷纷向云端转型。几番煎熬之后,2016年第三季度用友发布3.0战略,确定了以“云服务、软件、金融”为三大核心业务,服务层级从企业级走向社会级,开启了用友发展的3.0时代。

经历三年蜕变期,企业云服务显然已经成为用友的核心产品。在10月30日,用友网络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云服务业务增长势头强劲,以125.2%的增长速度成为用友新的支撑点。

就像寓言故事《龟兔赛跑》中的乌龟一样,稳健并不代表停止不前。当新技术浮出水面,用友虽然没有跑在最前面,但却毫无疑问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王文京三十年如一日,坚持为用友注入专注和沉稳的基因,引领企业突破新机会。

03王文京,融入用友的血肉

如今,王文京的性格早已融入用友的血肉,成为用友的价值观,指导用友成长。

今年初,王文京辞去用友网络CEO一职,由陈强兵接任,此后王文京专任公司董事长岗位,侧重公司发展战略方面的工作。

其实,从一开始吸引陈强兵选择用友的正是王文京注入的价值观。200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陈强兵作为一名研发人员进入用友工作,那时候用友的Logo还是“心”形;在公司墙上印着“发展民族软件、推动管理进步”的标语,就是这句话深深激发了陈强兵的民族使命感,他决定留在用友奉献青春,只不过这一留就是19年。

用友内部认为,王文京选择陈强兵接任CEO,其中也隐含王文京的智慧。在王文京发表《致全体用友同事的一封信》中,曾这样介绍陈强兵:“从一名基层产品开发员工做起,先后从事过研发、实施、售前、分公司总经理、产品事业部和客户经营机构主管,带领的机构业务发展、组织管理和经营业绩都很优秀。”

陈强兵接任CEO,不禁让人想到前不久任正非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被问及华为是否考虑引入外籍员工担任公司的CEO?任老的回答强调了一点硬性要求,就是”必须要在华为工作25年以上,从基层一步一步升到华为管理层,这样才能清楚地了解华为公司的结构“。

由此看出,王文京和任正非的”不谋而合“,背后体现的是用友和华为内部成熟的高管培养体系,也正是这一点才让公司在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

前三十年,王文京作为掌舵手,亲自指挥用友渡过大风大浪;现在看来,王文京更像一位阅尽繁华的前辈,跳出凡尘琐事、静静地注视用友这艘巨轮驶向下一个三十年。

同时他又像伫立在彼岸引航的灯塔,在演讲舞台之上,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指引用友和其他处于迷茫期的年轻人前进的方向。此时此刻,对于王文京来说,或许又是下一段人生的开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