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致远软件陈飔:“互联网+”时代工作的革命

发布时间:2015-04-30 16:36:41 来源:中国软件网 作者:
[摘要]致远软件研究院副院长陈飔在会上发表了以“互联网+时代工作的革命”为主题的精彩演讲。

第八届中国软件渠道大会于4月28日在京隆重召开,除了上午10位行业专家分别针对各高端领域进行了洞察性分析,下午首设移动应用与云计算、 “互联网+”、大数据三大分论坛,并行展示新技术带来的变革,为与会者带来一次新技术的听觉设宴。

“互联网+”分论坛由知名自媒体人IT大佬(任铮)主持,共有6位行业专家发表了演讲,同时设定了一场“软件与互联网+”尖峰对话。致远软件研究院副院长陈飔在会上发表了以“互联网+时代工作的革命”为主题的精彩演讲。(以下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如有不妥请谅解!)

致远陈飔

陈飔:各位下午好,我听了前面两位老总的演讲以后,有一个感觉,就是最近我是在一个组织里边,在一个微信圈里边,叫2B吹牛会,大家认识到2B这个事非常有意思。我看到前面两位无论做免费的云办公,还是做视频招聘,可能都是想服务于企业。我把它归为2B。致远软件也是做2B的,可能也恰恰刘总所讲的,我们是传统的,别人认为我们是办公软件,其实我们的定义我们是协同软件厂商,特别想问大家一句话,办公到底是什么?各位你们都办公吗?我觉得大家可能没有深入的去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办公是不得已的一个名词,在西方没有办公这个词,只有工作这个概念。什么时候是工作?什么时候是协作?我们一起干活的时候叫工作,我们有大量的需要办公的事情,我们必须在一个车间,在一个办公室里边才能够干的活。也就是说,我们说在前互联网时代,我们说的移动互联时代之前,人们工作有一个基本的条件,这个条件叫同时贡献,就是在同一个时间里面,我们共同出现在一个地点,这个时候才可以合作,可以共同做一件事,这才叫做工作。所以我今天的话题,也就是就着这个工作来展开的。

但是我们今天我们讲互联网+,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的时候,我当时看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就是想起在做团中央书记的时候有一次对话,当时我对网络是持有很审慎的态度,当时记得我是这样说的,网络上面既长出粮食,也放不出牛羊。我相信克强总理现在提出互联网+,就是希望能让互联网长出粮食,让互联网放出牛羊,互联网+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概念。所以我们需要看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到底什么是互联网+?对于我们传统软件商场,前面两位非传统的在做云模式的软件的,我们如何看待互联网+,互联网+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样的机会,又有什么样的挑战?这样看。其实我们如果希望互联网+或者说希望互联网真正能够给我们的经济,给我们的国计民生带来真正价值的话,我想告诉大家一句话,从长远的看,其实互联网经济现在也恰恰走到了这样一个点,如果仅仅靠互联网经济的话,如果仅仅是电子商务的话,可能我们这个社会就只剩下两种人,一种人是宅男、宅女,一种人所谓?剁党,我们的国家是这样吗?我们的经济是需要这样走吗?我看根本就不是。所以我们才会在现在美国的智能工业和德国的工业4.0来临的时候,我们感觉受到巨大的冲击和挑战。其实英国的工业复兴、美国制造业复兴还是德国的4.0,是突然之间一个概念出来的吗?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绝对是一步一步走来的,绝不是像我们春节一样,红包摇一摇一次就来了。所以我们看一下,我们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是IT方面的技术,甚至于我们认为是领先者。

事实上来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或者推出这样一个来临上,是一个四簇,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簇、感知定位物联技术簇、大数据及分析技术簇、人机社交化技术簇,我们讲社交化的时候,其实我们没有看到在发达国家,有一个词叫M2M,两个含义,第一个含义,是人和机器,一个含义是机器和机器。施工的作者开恩凯里??其实我们迎来了就是一个外部3.0,外部3.0是一个人机合一的时代。我想大家可以仔细的去理解一下,这四大技术簇这才是真正的可以带动我们走向所谓的互联网+,这样一个驱动力。如果仅仅是靠互联网技术,我觉得互联网+就是云。

同时我们还看到,确实这四大技术处共同作用,把我们今天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的生活、工作或者是说存在和运营,产生了一种新的颠覆式的工作。这样一种推动,包括什么呢?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刚才主持人问了一下,随时随地能够去办公这样一种方式到来了没有?什么时候能到来?多长时间能到?我觉得不需要两三年,大家在座的应该是已经享受到了,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现在掏出我的手机可以办我一切的工作。如果要是说,我们还期待两三年,期待那两三年是什么呢?是驱动办公室的机器,是接入我的物理生产线,我现在公司各种CRM,HRM、财务等等所有的生产线,我现在随时可以接入。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互联网+,因为我的那些工厂,我的还在猪槽喂食的生产线在这儿不能接入,这是互联网+的那种。

既然说我们现在可以随时随地去工作,我们随时随地,刚才主持人问了一个问题,就是说我发现第二次举手的人寥寥无几,为什么?就是每个人BYOD,带着自己的设备到了企业里边,可以进入企业业务系统,其实是什么概念?大家想到没有想到,这是非常重要的,对组织重大的颠覆,这就是组织边界的突破。带着你的BYOD,仅仅带了BYOD,带着手机吗?你的手机无穷无尽的内涵,有你的关系、工具、应用,甚至有你的情感。其实这是我们真正认识到了一点,我们所有的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我们的组织包括企业和政府及其它社会组织,我们的边界真的是被破坏了。当然还可以从商务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雷军同志做的非常好,其实他的员工是谁?不仅仅是那些领薪水的,包括他的粉丝们、消费者,他们都是为企业在工作,什么叫做为企业工作?对于一个组织的任务的达成,具有直接贡献的都是为企业工作,这就是我的工作。我不知道是否认同这一点,如果不认同我们也要争论。下边随时欢迎大家跟我去沟通。

说互联网+还想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工业4.0,说万物互联,实际上来说,一个物质,一个事物,一个人,只有什么时候它才具有独特,可以当做资源配置。有了ID技术的时候万物互联技术,IOE。所以说当我们不能区别它的时候,就是我们不能控制。其实我们人类以前,我们是都可以动自己的耳朵垂,不知道大家动自己的耳垂。我们植物性神经控制的时候,进化到某一个阶段都是动物性神经控制,有没有露丝,里边的血管、血流速度可以控制的,当然可以控制的还有很多。假如如果这个世界真正让每一个物体都互联了,每一个物体都有它的ID的话,这个世界将来是什么?将来对我们的生产产生什么样的冲击和突破?真正的是不敢想象的。因为我想象不出来,我是学数学的,但是我知道,它应该是用叫做阿莲芙的来表达的,是无穷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的。

除此之外,我们认为这样一个状况,将会导致我们所谓的生产方式这样一种变革。工业4.0的技术和它现在已经达到那种情况,我看了是非常吃惊的,在这里边不跟大家去重复了。其实网络上面的内容非常的多。

接下来我再看第三个要素,第三个要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说的大数据,为什么要说大数据,其实我觉得我刚才讲的是依据这样一个逻辑,在我的PPT上面,页面上面,其实背后有三个词,是数据的信息,这三个数据支撑人类世界、存在基本要素考虑这个问题。数据这件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去理解?特别是今天讲的大数据,如果不是特别容易理解的话,那我可以这么跟大家说,今天对于大数据的发现和应用,可以攀登一个时代,什么叫攀登一个时代?就是真正发生所谓的产业革命,大家去分析一下,我们的产业革命在什么时候发生呢?在大多数的情况,几乎所有的情况都是这样,都是发现了新的资源。比如说石油、电。还有是资源的重新发现,什么叫做发现资源和资源的重新发现,它有两个维度,一个维度他对于这个世界渗透性,都在哪里用到。我们可以简单说,它是否普及。再有一个要素是什么?就是它的规律,大家都知道在,中国人已经在用石油了,用它点火做燃料已经应用了。那不是发现的,没有作为一种资源去发现,只有到了今天,我们才说,我们是处于化石燃料时代,大数据恰恰是如此,只有在今天,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产生着无穷无尽的数据,这个大家非常清楚的,不用细讲。

因此,我们说在今天大数据技术,是数据这种资源的新发现或者叫重新发现。因此,那么这个数据所产生的价值和由于这种资源的利用,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会产生的影响和冲击,一样是不可预计的,我真不知道它会产生多大的价值,会产生什么样的状况?有了这些以后,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今天,我们的企业,我们的组织发生了什么样的状况?这也是我们这些2B的软件厂商或者其它IT厂商非常关注的问题。这几个问题,他们有几个关健词来描述,分别是扁平化、碎片化、社交化和去中心化,我稍微快一点跟大家做一些解释。什么叫扁平化?我记得当时有两个人说,我们的管理方式可以改变了,这两个人是谁呢?它只是说做到了每一个员工都可以给他发邮件,并且他愿意回每一个员工的邮件,这两个人分别是东北大学的副校长、东软集团的老总刘积仁老师,和华为的老总?任正,扁平化是怎么发生的?扁平化是克服由于层级化来解决信息传递和沟通及授权这个方案。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一个组织当中,组织的人人数超过七个人的时候,这个数字可以有别的说法,沟通将不会有效的,沟通将会失效。因此我们的组织,我们的企业才发明了层级结构。那么在今天,我们技术技术可以克服这一点了,这是扁平化发展的物质条件和技术条件,因为在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可以不再这种层级结构里边,而是在一个弹性的工作网里边,我跟每一个人都可以联系,正像我们突然之间现在建立分会场,大家在这里边可以去干很多事情。碎片化实际上来说,使得我们每一个人的时间,时间的分配产生了突破性的变化或者颠覆性的变化,我们可以同时做很多事情,又可以服务于很多组织。所以说,我们人和组织之间的关系,由于我们为它工作的时间碎片化,因而我们跟组织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在碎片化。

最后的话,我们还发现一个问题,正像前面刘总所讲的,一切都将社交化,这个不再具体的去解释。

再有一个去中心化,最近一段时间还在流行,?凯恩利的一本数,这本书最后告诉大家,我来翻译一下,如果我们借用以前的层级式的行政管控模式,来对组织、时间管控的话,可能的结局将是失去控制。但是事实上来说,从凯恩凯利讲法不是这个概念,而是说不要那样控制它,而是应该借助于这些话,使得我们工作在组织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摆脱控制。是这样一个概念,而这样一个概念,恰恰落实在哪里呢?就是落实在我们新的工作方式上。这样一种工作方式是什么样呢?其实刚才说了,随时随地,以任何方式,为任何目的而工作。大家想一想,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最终讲出来,这是社会生产力的构成,这样一种生产力的变化,是不是已经构成了这种革命。如果说,它能构成这样一种革命的话,是不是对于我们的工作关系,也就是生产关系将会产生这种冲击,大家都知道,如果学过政治经济学的话都知道,我们通常社会基本矛盾是什么?通常的社会基本矛盾是先进生产力和落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而在今天,社会的基本矛盾是什么?是信息如潮水般涌来,我们的理解力几乎没有成就。所以我们认为,互联网上的知识,那种工作体系解决不了,于是我们有了互联网。今天突然发现也好,百度提供的信息潮水板的,依然解决不了,大家不用新浪,不去看那些新闻,因为它没有用,或者说它没有跟我相关。所以我们今天才看朋友、圈子推荐给我们的。因为他们已经看了一遍,因为他知道,你可能关注这些。所以他才分享出来。跟你的贴近性等等,这些全部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一致性,现在看那些内容,现在用那些信息,包括甚至于工作用的信息,我们都取之于很多专业的朋友圈。

时间关系我把结论说出来,就是我们做2B的这些软件的厂商,应该做的事情将是突破原来对管理理念的理解,原来的管理理念是什么?是管控,而在今天,我们应该是什么呢?我们应该是从组织管控到激发和组织成员,也就是说,人员的使能。这是我们对于互联网+以及四大技术锦簇动之下,对于我们工作方式所产生的这种冲击和导致这样一个理解。同时致远公司是做协同软件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业内应该算是老大了,不细说了。我想细说的是什么呢?其实致远公司做这个软件,别人一直都说是OA,其实真的不是。因为我们在这个大平台上面,我们OA这个应用做得太好了,于是人家说你就是OA。其实致远的工具是什么呢?如果说非常精确的给它一个定义,致远的平台它是一个工作和工作管理的平台,而这个平台是充分的支持现在的移动互联。同时对于致远来说,也在试图做另外的两块,哪两块?一块就是我们对于工作过程和数据进行搜集、挖掘,大数据这一块。还有一块是什么?我们在试图去跟另外的一个生产线相连接,那就是实际的工作生产线。从而真正的让我们能够互联网+去作出贡献,我们外边有致远的展台,如果有感兴趣的话,可以到我们展台上去体验。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陈院长,我听着特别激动,你分享这一段实际上也是我们IT行业的重大方向,企业管理的意识方向。我本身有一个问题,一直以来有这么一个问题,我看很多IT企业,或者互联网企业看的比较多,我是做创业投资,我觉得互联网企业相对轻松或者工作方式会更加的简单快捷方便。我就想,其实为我们的IT行业,尤其软件行业这一块没有像他们更加轻松、更加愉快的去工作。是不是我们本身的业务比较重,还是本身缺乏像这样致远软件提供比较好的软件方式,来改变工作的方式。为什么我们不能出一些IT的公司,像谷歌一样,BAT一样在很轻松的工作环境下工作,或者已经在做。

陈飔:非常好的问题,可能占大家一点时间了。是这样的,我认为这个恰恰是我们工业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走到了一个歧路,什么是歧路?大家知道,我们工作方式所产生的改变,问一句话,大家去想一想,你们各位工作介质、工作工具、工作成果曾经是什么?现在是什么?我们过去人类的劳动,基本上来说那是两种,一种叫做移动物体与自身,另一种是什么呢?物料形状的改变与重组,比如说把矿石粉碎等等,所以说我们就可以看到加工业。但是在今天我们看到一件事情,就是大量我后边说的这件事情,不需要人了,是他们来帮我们,人做什么,人做信息处理的。实际上来说我们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为什么?这就像大家可能都知道公关公司,大家雇佣过公关公司,公关公司怎么算钱呢?你给我发了多少字的软文,用这个,或者篇幅或者字数来付钱,这合适吗?这对吗?这有价值吗?既然不对,既然没有价值,我们过去确实没有好的方法。所以说我们公司也有门禁,也要打卡,也要做这件事情。但是谷歌不这样,因为什么?他们已经从信息时代走向智能时代了。微软前一段时间提出一个概念,搞IT的你们只是想到现在把它叫做ICT,其实微软说了,别ICT,但是就是IT,就是把(英文)变成(英文),一个情报谍报,一个叫智能、智慧。现在必须把它介入到智慧或者智能的IT,这个时候情况就变化了。这个时候你不会说一定要来上班,我们说为什么要上班?为什么要打卡,因为要考勤,因为老板不能干什么,你干出来的东西不会衡量,所以干脆把时间买下。我们必须要真正的改变,其实改变这样一种方式。所以我们看到,雷军、马云已经在改变了。当然谷歌早已经在改变了。我相信这个时代,中国这个时代也会很快的到来。

第八届中国软件渠道大会与您相约5月25日沈阳站,诚邀您莅临参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