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EC2020 搜索 导航菜单

徐石:矢志协同的“愚公”

[摘要]如果说对于协同的认知一直囿于等同于ERP的概念是可悲的话,那么更悲催的是,ERP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发展中始终没有摆脱“上ERP是找死,不上ERP是等死”的阴影。而正是受到传统ERP竞争理念,也就是“讲故事—讲道理—卖咨询—进而卖产品”的商业模式所限,中国的ERP厂商们正在受到严峻的挑战。

 

“那个就是我!”站在西点军校校园的草坪上,远处是白色的西点礼堂,穿着沃顿商学院T恤的徐石在照片里笑容可掬,有趣的是,这位致远软件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手上还戴着一串佛珠。

徐石笑笑,这张照片让他颇有感触:“西点培养了全世界最成功的经理人,它的校训‘荣誉、责任、国家’强调了一种担当,这是我特别欣赏的一种品质。”沃顿商学院的T恤是徐石在那里游学的纪念。“商学院体系表达了西方商业精神,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有责任去学习和研究的。”但那毕竟是西方的文化,所以手腕上就有了串佛珠,它靠着脉,离心就更近,这是徐石认为最不能回避的东西。“儒释道的文化影响在中国谁都逃不掉,那么多年的历史,已经是个大染缸。你肯定有所选择让自己成为什么颜色,但你很难彻底脱离。”

所以,徐石就是那种深深钦佩西方商业精神又深深沉醉于佛家哲学思想的成熟创业家的典型代表,不轻信更不迷信,宽容又严苛,大气而富有责任感。

“拿得起、放得下”。对于前者,他自如得很;对于后者,他正在熟悉。如今,这个集务实主义及梦想家于一身的人,正在尝试再挑战自我一回。

是时候“站出来”了

那天约徐老板喝茶,他还是穿了件POLO衫,醒目的是衬衫上的LOGO—“致远软件”,他公司的名字,这让人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徐石一贯低调,不谈生意的时候他是个一高兴就纵情高歌的性情中人,看来正如他自己先前强调的那样:2013年,他必须“站出来”了。

“我相信这将是业界具有革命意义的事件。”徐石对《新商务周刊》说,“致远下个月(6月份)的新品发布是一次协同软件真正的升级换代。所谓大协同,就是移动互联时代真正的协同管理。”

“站出来”,并不仅仅意味着徐石为了新产品打算高调一回,对于他来说,这意味着见证协同软件真正进入推动管理升级的时代的重要举动。“大协同是我十年的梦想。”徐石说,“我希望能成为一个扛旗的人,让致远软件的名字刻在协同软件成长的里程碑上。”

再低调的徐石“站出来”,也不是因为需要扬名,但真有点立万的意思—由于多年的管理软件行业的混淆概念的竞争,一提到协同,大家就会想到“ERP”或是“OA”,这事儿让徐石颇感无奈:“中国的商业竞争不那么讲规则,多年来带来很多对管理软件的误解。我也希望通过这次新产品的升级,厘清协同管理的概念,并且制定协同管理的标准。”

那么,他所说的大协同到底为何物呢?

“大协同”中的“人”

如果说对于协同的认知一直囿于等同于ERP的概念是可悲的话,那么更悲催的是,ERP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发展中始终没有摆脱“上ERP是找死,不上ERP是等死”的阴影。而正是受到传统ERP竞争理念,也就是“讲故事—讲道理—卖咨询—进而卖产品”的商业模式所限,中国的ERP厂商们正在受到严峻的挑战。ERP的产品理念并没有跟随企业的发展而发展变化,“上管理软件”仍然被当成一件以IT为中心的管理信息化手段。

“但真正的协同,或者说管理软件,应该是以人为中心的。”徐石说,“特别是在移动互联时代,微博、微信都能做管理了,管理已经轻到客户端了,你还用十年前的重型武器,怎么可能赢得市场呢?”

徐石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儿,是去年11月份去台湾,在首都机场等待集合,另一位企业家以为徐石摆弄手机是玩微信,凑近了一看:“嘿,居然是在签发文件!”这让那位企业家颇受震撼。

当然,让管理轻到手机上,从技术上来讲一点都不难,但如果核心理念没有改变,仍然是买一个财务软件、一个生产管理软件往手机上一堆,那么推动管理升级仍然是一纸空谈。

“协同的核心理念是以人为中心,而非以事为中心。”徐石解释,“今天是互联网时代,工作方式、生意方式、信息交互方式都产生了变化。云技术甚至彻底重构了IT技术架构,而‘人’已经成为一切技术要解决的核心。”

徐石爱用一个比喻来形容管理软件的缺陷:如果信息化是一个大脑,那么这事儿干了三十年只干了左脑,没干右脑。管理被曲解了,“人”被淹没了。“情感、兴趣、爱好、人文精神,这些与行为方式息息相关的东西被遗忘了。而一个好的管理一定是理性加感性的。”徐石说,“我想在业界把这个协同管理软件真正定义出来。从概念到标准,要立纲、立论。”显然,如果这一切成真的话,管理软件掀起“工作的革命”绝非虚谈。

在徐石看来,在大协同的概念里,以人为中心就是把“人”作为构建信息体系的原点,也就是解析和管理人的行为,而非仅仅管理事件的结果。借助组织行为学的理论,大协同总结了九种最重要的组织行为目标。这将极大地帮助各种规模和类型的公司解决无视制度和流程—不是无制度和流程—的现状。

一个显而易见的改变就是令人头疼的KPI考核将变得轻松而高效。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同事发了一个协同,相关同事会相应处理,每个人响应的速度、回复的准确性、意见的建设性都很容易被评估和定义,对应到职责范围岗位责任,就是一个人基本的KPI结果。

另外,它还可以绘制每个人的工作轨迹。一个总裁,一周跟谁联系最多、处理何种事件花的时间最长等等,一张图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你别小看这个。”徐石说,“这可以检视和修正你的工作方向和效率。”想象一下当这种绘图变成360度时,从一个人到一个部门再到一个组织的效率图,就立体地呈现在眼前。“这个时候你还需要专门花时间去做KPI吗?如果战略是一个坐标图的话,协同360就是一个执行检视图谱,你只需要不断对标即可。”

很多企业家抱怨员工的执行力不够,这时候总有管理学者指出:你确认员工理解你的战略吗?你确认他们知道该做什么吗?“所谓该做什么,就是行为。如果人的行为是可控的,对于战略目标来说,不就是指哪儿打哪儿吗?”

但这还不是大协同的全部,甚至可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数据及云技术的发展,让大协同模式可以轻松覆盖到上下游、产业链甚至企业生存的整个生态系统之中。“我们下了很大功夫,请了很多商学院的专家一起研究,之后一个重大的举措就是致远将每年出企业、行业乃至产业的协同白皮书。这种协同指数将成为检查企业管理是否健康的重要依据。”徐石的想法是,在未来,协同报告就是企业的体检报告,不仅能告诉你哪儿出了问题,还告诉你怎么治。

举例来说,企业文化这个最难落地的东西,在协同管理中将变得轻而易举而且可以衡量。因为行为就是文化,文化是企业的精神,行为就是精神的体现。反之,当文化口号无法变成员工行为时,企业管理者就要想想你的文化是不是出问题了。

推而广之,务实的管理者们一定发现大协同给管理变革带来的想象空间有多么辽阔。大协同,虽然细节难以一一描绘,但你一定已经懂了。

那么,为什么是致远?

管理软件发展了三十年,变革的时间到了;有云技术和大数据的支持,技术成熟了;WEB2.0的发展让以人为本的环境具备了;管理理论与实践的融合,这个趋势到来了。但中国有那么多管理软件厂商,为什么“站出来”“扛旗”的应该是致远呢?

“因为花了十年的时间,我们终于明白,公司的经营就是经营人,其他都是副产品。”徐石的回答非常简单,“产品、利润、品牌等都是人的副产品,是随之而来的东西。”经营人、管理人的行为在徐石看来就是协同文化的本质。

就像IBM经过痛苦的转型终于走出泥潭,转而开始向全世界传授他们的转型经验一样,致远本身是协同的实践者、受益者,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企业受惠。当然,无须讳言的是,这里有巨大的市场空间以及未知的价值宝藏。

致远在协同上的实践如果细讲起来可以写成书,事实上致远已经出了两本员工故事集,不过徐石最愿意讲的故事是“重走玄奘之路”,这大概算是“经营人”的经典案例了。

2012年7月,受央视同名节目的启发,徐石组织了本公司的“玄奘之路”的戈壁徒步。

这段108公里的旅程分为四天:龚岔口—石包城,石包城—旱峡沙山,旱峡沙山—大墓子母阙,大墓子母阙—塔尔寺。对于一群天天坐办公室的户外“菜鸟”来说,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挑战。

“第一天还好,大家觉得还能承受;到了第二天,每个人的本来面目就露出来了。”极限运动不同于其他活动的特别之处在于,人在极限状态之下时会发现自己的潜能或弱点—有人很快上了补给车,有人脚上打了几层泡都还在坚持。“这是个发现自己的过程,发现真实的自己。”

创业十多年,又是做管理软件的,徐石见过太多的企业内训,热闹大于实效,为什么?其实在这次极限徒步之前,致远已经展开过很多看似与企业经营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致远在内蒙古建立了一个研究植被的考察站,分三期,每次去十多个人,就是陪着那些科学家研究草。让人意外的是,很多人回来以后变了,之前牛哄哄的人谈吐谨慎了,原先有些自私的人不那么自私了。徐石觉得很神奇,没有上课、没有讲道理、没有所谓强化感悟,但人就是变了。正好有个优秀员工要离职,徐石说:兄弟你想好了就走吧,我送你份礼物—去内蒙古待一周,当作休息。

一周后,这位兄弟回来后却不走,问为什么,他说:我研究个软件用了三五年觉得自己挺牛,人家研究一棵草研究了十七年还觉得没做完,我的科学精神差太远了。

这件事给了徐石很大的启发,所谓内训就是让员工在企业中发现自己并得以成长。“他从这儿进来的时候蓬头垢面,他离开的时候变得眉清目秀,人也变好了,做什么都可以。作为企业管理者,我的价值就够了,我就没有失望了,还有什么可失望的呢?”徐石说。

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跋涉让平常西服革履的白领们原形毕露:学历最高的往往是耐力最差的;柔弱的女士却是最坚强的、最不叫苦的;带团队的反而是最没有团队精神的⋯⋯在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和心跳的路程中,抬眼只有无尽的寸草不生的戈壁,每个人都完成了一次与自己心灵的对话。“在自然面前人是多渺小啊,一颗尘埃而已。”徐石说,“认识自己是个痛苦但有巨大成长的过程。”这个活动致远花了130万元,却是徐石认为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一次内训。

致远的文化是简单、友爱、务实、创新。简单、友爱是十年前徐石创立致远时拍脑袋想到的。到了今天,他非常喜欢这八个字以及它们的顺序。按徐石的解释是:“简单是创业时最有效的协作方式;而友爱放在前边是因为我相信,它是通向天堂的唯一路径。”

务实、创新无须赘述,徐石不喜欢浮躁的东西,就像这么多年他不懂得做“形象”这件事,当有人拿企业的社会责任当成慈善去炒作,徐石感到不解:“难道这不是企业应该做的吗?”在他看来,做企业就像开饭馆,“社会责任”之于企业,就像“宫保鸡丁”之于川菜馆子,是必须做的一道菜,没什么好炫耀的。“善举不分大小、先后,宫保鸡丁是检验一个川菜厨子水平的试金石,把善举做到实处,真正让人受益比什么都强。”

从企业到伙伴再到社会的蔓延

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玩儿HIGH了恐怕还没那么有说服力,让徐石欣慰的是在致远的产业链上,这种文化已经影响到了伙伴体系。“比如我们的代理商,前期与我们合作都会投机,代理产品挣差价,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这种软件的服务和技术是不可持续的。”徐石说,“但后来很多代理商跟我们成立合资公司,加盟致远。”

每年致远有一次“两会”—渠道代理商大会和老客户年会。2012年,致远成立十年,老客户年会被设计为一次“协同价值大赛”。让徐石惊讶的是竟然收到300多个参赛案例,国企私企,什么行业都有。

300多个案例里最后选出六个优胜者,当每个企业在台上认真讲解协同价值的时候,徐石非常感动,更感到责任重大。

一种责任是致远必须创造更大的价值,真正成为受人尊重的企业,才能继续让这种价值的传递得以继续;另一种责任是成为卓越的产业领袖。“你的企业管理就是一种标准,它要能立得住。”徐石解释道,“所谓卓越就是要形成标准,是经历时间检验的智慧,不是聪明、不是投机,是受人尊重的东西。‘价值、尊重、卓越’,这是我们对这个企业更远的终极目标的评判和愿望。”

研究人、企业,看着他们走得更远。“这多美啊!”说到这里,徐石的眼神更透亮了,“我觉得这实在太美了。”下午茶喝了几个小时,此时的徐石完全沉浸在梦想照进实现的幸福之中。

徐石,务实的梦想家

“我们跟大学合作建立的实验室,我们很认真⋯⋯我是个挺较真的人,AB血型、处女座,要了命了。”

Q = NBW特约记者

A = 徐石

致远成立十年,徐石创业不止十年,过程说来话长但并不曲折。对于过去的故事,徐石觉得没有提当年勇的必要,更不想夸张成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来博彩。跟很多创业者一样,得意过失落过,笑过也哭过。年轻时徐石性格不羁,有些“人不轻狂枉少年”的味道,但那个时代的轻狂者很多都成了今日的商界偶像,这让人不得不相信“60后”创业者单纯的激情和梦想。

企业家精神就是担当

在讲到那张在西点军校的照片时,你屡次提到“担当”、“责任”,这是你们用人的标准吗?

可以这么说。西点军校出来的是军人的果敢、担当、服从和严明。其实对制度的苛求、对目标的不放弃,形成了他们的一种判断的方法。“二战”以来世界上最大的企业、最大的财产,都是这些从战场上回来的军人重新掌握的,而且延续了下来。

我认为企业跟军队一样,会面临不同的困难,必须拧成一股绳,敢担当、有规则⋯⋯我个人认为企业家精神,说到底,还是更大的担当,对企业、对社会担当。

友爱是通向天堂的唯一通道

之前你提到致远的文化,说过简单友爱是创业初期最重要的,怎么讲?

简单代表什么?第一代表了简捷的人际关系;第二代表了杜绝帮派。简捷代表高效,代表一种担当。简单就是一个真实的自己,一个真实的团队,从对方出发,而非从自己出发,简单是最难的。再说友爱。假如上帝真的存在,我真的认为友爱是通向天堂的唯一路径,没有第二个。这两条是当年我创业时写下的,现在我觉得特别珍贵。

“大协同”的创立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是建立标准。我们跟大学合作建立的实验室,我们很认真⋯⋯我是个挺较真的人,AB血型、处女座,要了命了(笑)。

佛是一种哲学思考

你相信星座?

相信不迷信,当个参考。

就像提到儒释道的时候,你也说过相信不迷信。你很喜欢这种古典主义人文精神,是吗?

其实你说一个民族的存在,那么长的历史,儒释道的东西谁都逃不了,大染缸一样。染缸就是这个颜色,你肯定有所选择。“道”是自我的修行,与世无争的大道,讲人跟社会的关系,讲一个担当。孔孟呢,对中国文化影响最多⋯⋯你相信因果吗?

我相信,非常相信。

我也是这样,最后你会归结到讲正能量。你多么向上向善,这就是正能量。你做企业也好,做一个人也好,佛这个东西带给你内心深处的一种安静,这种安静是跟社会有关的,不是没关的。道更多地讲人本自己,其实我觉得佛不是宗教,道也不是宗教。

“道”也不是吗?

我觉得不是。我觉得佛、大家公认的宗教,是被中国人改造了。

我不迷信佛,但我更倾向于相信佛。儒释道中,关于佛的东西是最深的、最贴近人心底的。“儒”这个东西代表修行和做事的准则,“道”代表你个人追求的终极状态,佛是根本的东西。

这种根本的东西会影响你多深?

其实我去台湾跟星云交流,他说佛更人性化、大众化。从我的观点来看,最接近佛的就是讲友善、讲因果。所以在判断是与非的问题上,我觉得是佛在影响我。“佛”可能是一个精神,可能在我们吃饭穿衣的行为规范之中。它代表了一种哲学思考。




免责声明: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来信: liujun@soft6.com 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