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导航菜单

《证券日报》:金山二十年之WPS梦想

[摘要]1988年之后数年,金山的文字处理软件WPS曾一度垄断全国的打字市场,成为电脑的代名词.然而,随着1992年微软进入中国、1994年Word4.0进入中国,再加上盗版的泛滥,金山濒临倒闭的边缘.金山开始左右突击,从杀毒软件到翻译软件,从播放器软件到手机应用软件,从网络游戏到投资网站,从中国到日本,从越南到东南亚……金山存活下来,并且茁壮成长.

  1988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被看成这样的一个年份:“在此之前,中国民营公司的出现和发展是无意识的,他们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免于饥饿.而在此之后,对资产 的追求成为了新的主题.那些先觉者们开始把目光放得更远,他们思考企业的归属与命运.日后的事实将证明,这些先觉者最终因为超前的远见得到了回报,而那些回避或者没有思及这一问题的创业者们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1988年,金山软件靠文字处理软件起家,24岁的求伯君成为了中国第一程序员.

  1988年之后数年,金山的文字处理软件WPS曾一度垄断全国的打字市场,成为电脑的代名词.然而,随着1992年微软进入中国、1994年Word4.0进入中国,再加上盗版的泛滥,金山濒临倒闭的边缘.

  金山开始左右突击,从杀毒软件到翻译软件,从播放器软件到手机应用软件,从网络游戏到投资网站,从中国到日本,从越南到东南亚……金山存活下来,并且茁壮成长.

  然而,20年里,对金山的疑惑,对求伯君的质问,对执掌金山近10年的雷军的质问,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金山为什么做不到巅峰?

  金山从一出生便被寄予厚望,并一直被视为民族软件企业的代表.在人们的殷切期望中,金山似乎走得有点慢.当年追随在金山身后的那些IT公司早已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了,是因为中国通用软件市场环境太恶劣,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1996年,金山投资做西点和西线BBS.雷军玩BBS的时候,丁磊、马化腾都是BBS的战友.而那个时候,雷军在IT界已经出道近七年了.因此,雷军说自己是年轻的老革命,而自从WPS被微软Office在1996年打败之后,金山走得并不轻松.而且,还要不断面对这种质疑:“金山为什么做不到巅峰?”

  早期的金山,靠着微薄的资本与微软周旋.尽管产品不断更新换代,但在泛滥的盗版和微软的压力之下,金山是否有凭借办公软件做到巅峰的机会?是中国通用软件行业太艰难,还是金山没有开发出产品赢得用户?

  当史玉柱的“巨人”在软件业萧条的背景下做起了房地产和保健品的时候,金山依旧在软件领域,雷军说:“我们爱中国软件.”如果金山在WPS赚到第一桶金后,不再做软件行业,故事是否会是另外一个结局?在最困难的1996年,是否有过放弃WPS的念头?

  在与微软和盗版斗争了很多年之后,只靠WPS是没有机会做成世界一流的软件公司的.但在2002年,依然孤注一掷地将账上仅有的3500万人民币投向了WPS,为什么金山会做出这样一个看似并不精明的商业决定?

  雷军说:“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早了点,到这个好环境来的时候我们的包袱也太重了,甚至不如重新开始来得更快.历史决定了金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它通往伟大公司的道路会比别的公司漫长,也会比他们艰苦.”在金山20年的历程中,求伯君和雷军有没有后悔过对WPS的坚持?

  1999年,金山开始谋求上市,直到2007年在香港主板挂牌.

  “这8年里,我们是戴着手镣脚铐跟别人比赛跑1万米.大量的精力都在准备上市,天天担心账面是否盈利,有钱不敢花,花了就是亏损,还要把家底拿出来搞WPS研发.”雷军说.如果没有上市对财务要求的压力,金山是否可以放手一搏而冲刺巅峰?

  中国通用软件业出路何在?

  曾经作为国内通用软件业旗手的金山,拓展了多项业务,金山是否淡出了通用软件业?在通用软件举步维艰的国内,在共享软件日益兴起的今天,中国通用软件业的未来在何方?已开始网络游戏的金山将走在哪条路上?

  创业之初,WPS就成为中国通用软件的代表.金山扛起民族通用软件大旗十余年,直到金山发现通用软件的生长环境实在太过恶劣了,才转而开拓网络游戏的业务.

  2003年以前,金山所做的几乎全是通用软件.2003年以后,业务线开始逐渐分成两大类,软件和网络游戏.

  但是金山并没有淡出通用软件业.当金山的股票代码出现在香港联交所的大屏幕上的时候,许多人质问雷军,金山到底是个游戏公司还是个软件公司,雷军说:“金山永远不会放弃软件,不会放弃WPS.”

  通用软件正在发生着与时俱进的变化.开源和共享软件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提及,互联网化已成必然趋势,移动手机作为办公终端的未来指日可待.

  2007年4月20日,比尔・盖茨走进北大讲堂,当他正准备为微软“创新杯”大赛获奖学生颁奖的时候,Linux中国首席代表王开源冲到演讲台上,举起一块写着“Free Software Open Source”的牌子,并喊出“我们需要开源软件,需要自由”的口号,向在场参会的人员抛出一把传单.

  以微软为代表的传统通用软件正在被Linux的开源软件“侵蚀”.同时以微软为代表的通用软件行业也正在遭受来自Google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的挑战.Google携其网络优势,完全可以将它的软件逐渐铺到每一台PC上.

  未来的世界信息技术将更加发达,完全等同于笔记本电脑的手机也许会是未来最大的终端,每一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办公、上网.未来,无限的美好.

  ……

  2003年,金山创办金山研究院.2007年,金山又在珠海设立了软件实验室.中国通用软件产业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金山能否跟得上时代的发展,抓住机遇,重现辉煌?金山是否已经开始准备?金山是否坚定不移地看好通用软件的未来,继续默默地耕耘并期待明天?

 




免责声明: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来信: liujun@soft6.com 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