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戏走出“自嗨”时代

来源: 中国IDC圈 作者:佚名 2021-5-31 02:38:22

分享至:

扫一扫分享

中午刚见完阿里云的人,下午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后还要见咪咕游戏,最忙的时候,蔚领时代CEO郭建君同时参加3场会议,3个手机开着腾讯会议一...

中午刚见完阿里云的人,下午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后还要见咪咕游戏,最忙的时候,蔚领时代CEO郭建君同时参加3场会议,3个手机开着腾讯会议一起听,“听不过来也没办法,时间太紧迫。”

自从与米哈游联手制作《原神》云游戏后,蔚领时代的人基本都是这种忙碌状态。除《原神》日常工作外,今年他们还融到了一笔1.5亿元的资金,合作了《仙剑奇侠传7》云游戏,和蜂拥而至找上门来的游戏厂商们开会,事情太多忙不过来,他们给自己定了个标准:只做精品游戏。

“今年环境越来越好了,这是值得高兴的地方。”郭建君是云游戏行业的老人。早在2010年,大多数人还没有听过云游戏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做这一行。势头没起来的时候,较早入场的人很容易成为“先烈”,郭建君也不例外,他成立蔚领之前的上一家云游戏公司,就因为算力、网络、用户等各方面原因没能成功。但现在不一样了,钱来了,游戏CP来了,技术完善了,网络没大问题了,版权规范了,用户口碑好转了,一切都在向着他10年前梦想的方向发展。

去年到今年,云游戏行业正经历一轮洗牌。前两年,有创业公司拿到钱后“飘了”,烧钱做出没有市场的产品,倒下了。有上市公司推出云游戏盒子,里面聚集的游戏却是盗版。还有游戏公司露面发声,拉升股价后却没有代表作面世……今年,乱象逐渐消逝,一些真正让玩家满意的云游戏产品,出现了。

与一开始的野蛮生长相比,云游戏现在正走向正轨,“下一步还会有一个整合或者瓶颈期。”腾讯先游云游戏运营总监操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判断。

玩家“沉迷了”

玩了17年游戏的夏智,今年3月第一次接触云游戏后,沉迷了。

“它会让你觉得极端不科学,”这是夏智在START上打开《原神》云游戏时的一刹那感受。他是个游戏老玩家,从《魔兽世界》《英雄联盟》到《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热门游戏都没错过,但是,云游戏还是让他觉得太香了。

夏智使用一台2015年的苹果笔记本玩云游戏。这台电脑之前只用来处理文件,是一台内存也不行,屏幕也不行,特效也不行,平时双开视频都会卡顿的电脑,但是,它可以玩特效全开,毫不卡顿,画面恢弘华丽,比10G客户端游戏效果还要更好的3D开放世界游戏。

“有一种做梦或穿越的感觉,我玩的是游戏吗?!我这么破的电脑,为什么都能带动一款这么吃配置的游戏!”夏智的震撼感非常强。

START是腾讯旗下的云游戏平台,去年年底内测,现在有几十款大制作的云游戏,包括《原神》《英雄联盟》等。简言之,这个平台可以让几千块钱电脑的玩家,也能玩到几万块钱电脑玩家才能体验的游戏。

夏智曾经是PC游戏用户,之后转为手游用户,现在,有了云游戏之后,他再一次成为电脑用户。对于游戏玩家来说,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在《原神》出品方米哈游的论坛米游社里,电脑玩家是鄙视链的上游,论坛经常会有人提问:“为什么手机玩家永远低人一等?”同一款游戏,手机游戏与电脑上的云游戏是720P与4K的区别,并且,电脑操作更简单,可以同时按下快捷键,打怪更容易。《原神》的手机端云游戏也正在内测中,蔚领时代是这款云游戏的技术方案提供者。《原神》手机云游戏是一款APP,只有10M,下载安装后,可以用2000元以下的手机玩最高配置的《原神》,目前这款云游戏需要排号申请,记者申请了10天,还没有排到。在米游社、B站以及微博上随意搜索,不乏内测玩家对云游戏的溢美吹捧与震撼。“吹爆,别问,问就是顶尖。”一位玩家在微博超话里说,玩过云游戏版就回不去了,现在已经不想回去玩普通手游了。

刚刚内测那会儿,郭建君天天在各个社区看玩家评价,他有点自豪而骄傲的告诉记者,玩家几乎没有吐槽,即使有偶尔不满意,也是吐槽流量费太高,对于云游戏本身的品质,玩家很满意,留存率超过他们预期的好几倍。

手机云游戏解决了游戏流畅度及画质问题。记者在各个社区查看了上百个玩家评价,他们满意的地方是,操作无延迟,画质不掉帧,“全程高清无卡顿不发烫,流畅的仿佛吃了德芙”。

早在2019年,郭建君就与米哈游一起制作这款云游戏。他告诉记者,云游戏一定是大趋势,现在,玩家对高质量游戏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厂商也因此下注。比如《原神》,如果不开发云游戏,很有可能第四个、第五个世界开放时,大部分手机就带不动了。

大厂来袭了

4月30日,游族云游戏关停下线,曾经的游族云游戏官网,下载二维码已不复存在。更早些时候,云游戏创业公司格来云传出没钱、欠债,工资发不出来的消息,格来云游戏员工在微信朋友圈说,公司快倒闭了。

但云游戏的另一端,大厂们的投入变多了。今年5月,腾讯两个云游戏平台先游、START,都重兵投入,上线百款云游戏产品。今年一次小米发布会上,雷军直接用《原神》跑分,并和米哈游一起投资蔚领,布局云游戏。

这是与前两年截然不同的一个迹象。竞核CEO、游戏行业资深研究员朱涛伟告诉记者,2019年云游戏曾有过一轮投资高潮期,当时大厂冷眼旁观,小厂固守城池,丝毫不见产业链有重兵投入的迹象。今年,大厂明显加速了。

同样作为成立于2019年的创业公司,郭建君此刻往回看,有点感慨自己选择道路的正确,那就是,不做ToC,做ToB,成为大厂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对手。

现在,蔚领的合作伙伴有米哈游、中手游、360、金山云、小米、阿里云等,大厂云集。

“在云游戏这场棋局中,ToC可能还是大厂的机会更好一些。”郭建君告诉记者,此前云游戏火热,更多是虚假繁荣的自嗨阶段,今年,行业开始走上正轨。

创业公司难做起来的主要原因,在于投入与回报的落差。云游戏目前大部分是免费运营,或每月30元左右的包月付费,但运营一款1080P云游戏,游戏运营商承担的单用户成本就约为6-7元/小时,单靠包月收入,远远无法满足投入的成本。根据《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去年上半年,中国云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仅为4.03亿元。

尽管2019年就开始火热,但一直没有代表性爆款,云游戏用户增长速度并不快。《中国云游戏市场趋势报告(2021)》预计,直到2021年,中国云游戏用户也不过6065万人。对比手游6.24亿玩家的数量,仍相差甚远。朱涛伟提到,格来云此前传出欠债裁员消息,原因之一就是去年因为疫情,用户增长数据不太好看。

“现在做云游戏都是亏钱的,不亏就不是云游戏。”腾讯START云游戏项目负责人杨卫告诉记者。

即使是大厂腾讯,做云游戏也是投入阶段。目前腾讯两个平台都是免费。与其他传统游戏相比,云游戏需要解决服务器成本、带宽成本,还要内容版权成本。仅带宽层面,有统计称,100万人同时在线就需要3000万元的带宽费用,运营动辄数千万人甚至数亿人的游戏,对于任何公司,都是不小的成本压力。目前游戏大公司也有退缩的,游族就是一个案例,它是一家上市公司,截至5月28日市值174亿元。

“云游戏非常考验公司老板的战略能力,”杨卫告诉记者。他没有透露腾讯对云游戏的具体投入,他说,他的老板对此非常积极,给予充分人力和资源投入。腾讯今年3月份首次把云游戏写入财报,并提到,正投资于先进技术以提供下一代游戏体验,例如云游戏。

今年云游戏的正轨化与好评度提升,也与大厂投入资源加大有关。5月,腾讯上架了100多款云游戏,其中不乏《胡闹厨房》这样的任天堂口碑之作。START云游戏已上线的游戏包括《英雄联盟》《原神》《堡垒之夜》《拳皇14》等数十款大作。先游上的云游戏也有《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全民游戏。

其他游戏厂商也正在推出云游戏产品。完美世界研发的《新神魔大陆》,已经在中国电信天翼云游戏平台独家首发。

经历过2019年至2020年的洗礼后,游戏大厂们更加珍视自己的已有版权,现在,他们更愿意自己开发云游戏产品,而不是把IP卖给别人。

技术不是问题

制作《原神》云游戏,蔚领团队下了苦功夫。

2019年11月就开始制作,直到2020年9月,才基本有了可测试版本,继续打磨半年后,今年4月,安卓版才正式上线测试。到目前为止,这款云游戏也没有完全向所有用户开放。

不同于《王者荣耀》或《和平精英》等竞技性游戏,《原神》里广阔的开放世界以及单机游戏的故事剧情,让云化更不容易。

这段日子很累,但也快乐,“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通过某种产品或者某项服务来改变用户的习惯,”那会产生一种改变世界般的令人兴奋的快乐感。现在每一步都是从无到有的探索,这些事“以后或许会成为云游戏产品的标准。”对于从小学就开始玩游戏的郭建君来说,是梦想成真的感觉。

云游戏喊了10年,始终不温不火,未曾破圈,最根本的原因,没有好品质游戏产品出现。《原神》云游戏会不会是改变行业的作品,尽管内测数据不错,郭建君也不敢斩钉截铁地下判断。但至少,是越来越近了。

5年前,游戏公司苦于网络问题无法解决,云游戏止于“画饼充饥”。2年前,游戏公司发愁硬件服务跟不上,云游戏用户寥寥。时至今日,夏智现在玩云游戏的过程中,也会时不时遇到网络问题。有时他操控的游戏人物在下落过程中飞行,突然卡顿了,只好插网线重启,人物却摔死了,令他非常懊恼。

杨卫告诉记者,腾讯今年下半年会在网络上做一些核心的技术突破,可以使得网络卡顿率在同等环境下,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未来一两年,还会与硬件厂商和底层公司对网络层面优化,届时,玩家玩云游戏的体验,和客户端相比,“我相信90%的人几乎是感觉不到差异的”。

目前最大的技术问题,反而来自物理世界,“显卡涨价太多了,”郭建君向记者调侃说,做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显卡和芯片,反而成了卡住当下云游戏脖子的一环。

商业化仍是问题

云游戏目前以及未来几年内最大的难点,还是商业化。《原神》云游戏口碑良好,抢到内测码的用户鲜有吐槽,但这建立在一个前提上:没有收费。目前内测送150000米云币,每玩1分钟消耗10米云币。

原神 PC端的云游戏在腾讯START平台上,夏智玩了2个月,也没有收费迹象。玩的开心的同时,他也问自己,如果之后START收费,他会不会付费?答案是:可以。但前提是,里面有自己想玩的好游戏。他告诉记者,每月100元以内都可以接受。

玩《原神》2个月,夏智充值几千元,对于云游戏,他也愿意为好体验买单。他觉得,云游戏的商业之路,很有可能是他们这样本身就愿意花钱的玩家支撑的,而不是两年前很多人想象的被硬件问题困扰的玩家。“游戏玩家都是很现实的,如果花2000块钱买个手机都舍不得,更不舍得花更多钱给一款云游戏。”

据腾讯市场与用户研究部i-MUR调研结果,云游戏尝鲜用户中包含两类典型用户:极客尝鲜型和硬件刚需型。云游戏能够缓解设备掣肘,部分替代网吧,同时低成本体验3A游戏。目前,资费过高、租赁模式缺少拥有感、流量等衍生费用等综合因素,都是持续使用云游戏的阻碍。

目前,无论是初创公司,还是游戏大厂,都还没找到合适的云游戏商业化之路。操伟告诉记者,从目前市面上的云游戏表现出来的商业模式看,都还有可优化的空间。

“现在的定价只是说阶段性的探索,它代表不了未来长远的合理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杨卫也认为,未来合理的商业模式是怎样、应该收费多少,很难坐在写字楼里面计算出来,需要不断做测算和验证。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玩家对于云游戏的需求是存在的。玩了17年游戏,夏智对好游戏仍有渴求。中国玩家对游戏的需求也在普遍变高。社交平台上,腾讯多次因为游戏业务被用户吐槽,很大原因是玩家认为,腾讯从游戏获得了巨额利润,却没有生产出《塞尔达旷野之息》《赛博朋克2077》,那种国外3A大作品质的好游戏。“这个行业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觉得出现了一个标杆,”郭建君说。他正在制作的《原神》云游戏,会不会成为这个标杆?这有待时间的验证。

另外,非移植类的原生云游戏或许也是个突破,但也需要时间。在腾讯先游的实验室,已经启动原生云游戏项目,“有相应的玩法在跑了,”操伟告诉记者,当前在实验室环境下跑,距离原生云游戏大规模应用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杨卫判断说,3年内,会有原生云游戏出现,届时会引爆云游戏市场。

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告诉记者,时至今日,云游戏仍在早期阶段,还需继续摸索。就像操伟所说,云游戏经历狂热后,正在变得冷静,“这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百米短跑就完事儿。”

免责声明: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Soft6软件网系信息发布平台,Soft6软件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liujun@soft6.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查看《中国软件网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