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波折一路向上,华为云更软更独立

来源:中国软件网 作者:陈杨 2021-04-27 19:36:44.0 阅读:39

[摘要]:4月24-26日,华为开发者大会(HDC)2021(Cloud)在深圳大学城举行。这也是担任华为云CEO后,余承东首次亮相的大型活动。 对外而言,余承东在大

4月24-26日,华为开发者大会(HDC)2021(Cloud)在深圳大学城举行。这也是担任华为云CEO后,余承东首次亮相的大型活动。

对外而言,余承东在大会主题演讲中表示:“华为云的战略是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坚持‘云优先’战略,优先选择用云方式为客户提供 IT 基础平台服务,具体来说就是坚持云解决方案优先,云服务商业模式优先,云伙伴优先;持续聚焦系统和架构创新,强化软件,让黑土地更肥沃;全力支持开发者构建面向千行百业的应用和解决方案。”

对华为内部而言,华为云是华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华为对其一次次的架构调整、业务调整便是最好的证明。从2015年到今天,华为云一路波折,却又一路向上。

蛰伏期的华为云

不得不说,相比阿里云、腾讯云等另外几家国内云服务商,华为云的起步确实晚了几年。阿里云、腾讯云在2010年左右推出,华为云却是在2015年。

2015年7月份,华为面向云计算市场正式推出公有云业务“华为企业云”,这也是如今我们耳熟能详的华为云前身。

虽然在 2015 年才正式推出,但也是 2010 年前后,华为便进军了云计算领域。 如在2011年,华为发布了《云帆计划2012》,首次明确了云计算三大战略:构建云计算平台,促进资源共享、效率提升和节能环保;推动业务与应用云化,促进各个行业应用向云计算迁移;开放合作,构筑共赢生态链。

此后几年间,华为之所以不发力公有云业务,源于三大运营商在这个时间点也开始布局公有云业务,而运营商业务是华为三大业务支柱之一,华为担心与客户抢市场。

在这几年间,华为也无数次讨论是否进军公有云市场。2015年华为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无疑要感谢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这几年里,徐直军是华为云坚定不移的支持者。

从2016年开始,华为云在华为内部的地位飞速提升。

愈发频繁的架构调整

2016年,华为云提出全面云化战略。为了践行这一战略,2017年3月华为正式成立CloudBU,原IT产品线总裁郑叶来担任华为云CEO。徐直军在同年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表示,这是基于公有云业务,把产品及其运维、运营,实现端到端打通的组织。

在那年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表示要在未来几年将华为云打造成全球“五朵云”之一。

为此,CLoudBU也由二级组织升级为一级组织。2018年全联接大会,华为云又重磅发布了AI战略与全栈全场景 AI解决方案,包括Ascend系列芯片以及基于Ascend系列芯片的产品和云服务。

2018年底,华为云迎来重大组织变革,华为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等重组为“计算与云”产业群,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Cloud& AI产品与服务BU。

时隔一年,2020年1月,Cloud& AI BU更是升级为Cloud& AI BG,成为与企业BG、消费者BG、运营商BG并行的事业部,这足见华为对华为云的重视程度。

今年1月底,Cloud& AI BG再迎来人事调整,华为将其“福将”——消费者BGCEO余承东调至Cloud& AI BG。余承东在担任现有消费者BGCEO的基础上,同时将兼任Cloud&AIBG总裁以及CloudBU总裁。

2个月后的4月初,刚成立一年有余的Cloud& AI BG突然“夭折”,Cloud& AI BG的服务器、存储业务也被划归到ICT产品解决方案,同时华为消费者云业务张平安担任CloudBU总裁。

时隔一周,4月9日,华为宣布对华为云进行又一次人事调整:由徐志军挂帅担任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担任华为云CEO,张平安仍担任CloudBU总裁。

跻身全球“五朵云”

从最初的五年蛰伏到今天的一周两次架构调整,足见华为对华为云的重视程度,频繁的人事调整或许也是华为对华为云“恨铁不成钢”。但被华为寄予厚望的华为云,真的那么差劲吗?事实或许不是这样的。

数据最有说服力。4月21日,Gartner发布了2020年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的调研数据。数据显示,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达642.86亿美元(约417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0.7%。

华为云取代腾讯云成为全球第五,市场份额为4.2%。

这意味着,2017年HC大会上,华为提出的跻身全球“五朵云”之一的目标已经达成。

4月22日,IDC也发布了《全球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跟踪》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IaaS市场规模达到119.3亿美元,同比增长53.7%;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IaaS市场规模为34.9亿美元。

其中,阿里云以40.6%的份额仍遥遥领先,华为云则以11.0%的份额与腾讯云并列第二。

HDC2021上,余承东也公布了华为云2020年的成绩:云服务市场份额增速第一;鲲鹏/昇腾业务增长600%;存储中国市场份额第一;收获20000+合作伙伴,推出9000+伙伴应用与认证解决方案;开发者数量240万+。

强化软件、独立发展

通过这些数据能看到,其实华为云这几年发展得并不错。之所以频繁架构调整,徐直军在华为分析师大会2021上也给出了解答:“Cloud& AIBG成立时是希望服务器、存储与云能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却发现消耗了云团队的精力。把服务器、存储再还回去是为了强化CloudBU的定位,是强化软件投资的举措。”

徐直军认为,云的核心是软件,所以华为云要更多的在软件上投资,强化软件组织,也应该更加独立发展。这便有了徐直军亲自挂帅华为云。

这也有了HDC2021上,华为云五大新品的发布,包括AI预训练模型盘古系列大模型、容器集群CCETurbo、分布式数据库GaussDB(foropenGauss)、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云原生智能编程助手CloudIDE。 分别来看:

AI预训练模型盘古系列大模型,包括30亿参数的视觉(CV)预训练模型,以及与循环智能、鹏城实验室联合开发的千亿参数、40TB训练数据的中文语言(NLP)预训练模型;

容器集群CCETurbo:基于华为云擎天架构,实现集群性能提升40%、容器间通信时延降低40%、每秒调度1万容器,最终实现集群利用率的2倍提升;

分布式数据库GaussDB(foropenGauss):基于云原生技术的金融级分布式数据库,主打金融政企核心交易、企业生产系统等关键业务场景,可实现同城AZ内单点故障RTO<10秒、异地跨Region两地三中心容灾;

可信智能计算服务TICS:具备可信高效、安全隐私、多域协同、灵活多态4大特点,支持主流数据源和多种深度学习框架,提供协同优化联邦训练和同态加密算法,实现联邦训练效率5~10倍;

云原生智能编程助手CloudIDE:面向云原生的轻量级WebIDE,可为开发者提供轻量、极速、智能的编程体验,实现随时随地,任何终端在线编程。

版权声明: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来信: liujun@soft6.com,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