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国务院:支持中关村建设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

发布时间:2015-05-22 13:55:29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
[摘要]北京服务业开放的六大重点领域是北京自身的优势产业,尤其是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领域,作为新兴产业,北京拥有其他地方不具备的人才、技术基础。5月2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同意北京市在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文化教育服务、金融服
       北京服务业开放的六大重点领域是北京自身的优势产业,尤其是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领域,作为新兴产业,北京拥有其他地方不具备的人才、技术基础。

5月2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同意北京市在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文化教育服务、金融服务、商务和旅游服务、健康医疗服务六大领域进行扩大开放试点,试点期三年。

这是在四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扩大服务业开放后,首个以城市为单位进行服务业扩大开放的试点。

上海财经大学自贸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的措施从中释放了很强烈的信号——对自贸区改革试点经验的推广在加速。

而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北京服务业代表全国最高水平,是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高地,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的试点有利于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北京经验,“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

重点开放服务业六大领域

在陈波看来,北京之所以获批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有其必然性。一方面,上海自贸区在服务业扩大开放上已经积累了可供复制的成熟经验,北京专项推广风险很小;而且北京服务业经济发达,“理所当然是成为全国服务业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地区”。

自1997年北京明确提出“首都经济”发展战略后,便将经济重心从工业转向服务业,此后包括服务业在内的第三产业驶入快车道。2002年北京第三产业占地方生产总值比重急升到69.1%;2014年北京第三产业规模16626.3亿元,占比达到77.9%,服务业水平全国最高,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8.2%)近30个百分点。

“北京的产业结构升级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服务业内部结构也在不断优化升级,生产性服务业更是发挥着服务于全国的功能。”赵弘表示,相对于生活型服务业服务本地的作用,北京生产性服务业具备辐射全国的影响力,“比如北京律师75%的业务都是来自于非北京地区”。

目前,北京生产性服务业已然成为首都经济稳定发展的压舱石。今年一季度,北京生产性服务业实现增加值2777.5亿元,占全市GDP比重达58.2%,比去年年底提高6.3个百分点。其中,金融、信息、科技三个行业对全市经济增长贡献率分别达到43.6%、14.5%和12.7%,合计超过70%。

而金融、信息、科技等领域恰也是此次《批复》中明确要求北京重点发展的六大领域之一。

对此,赵弘认为,此次着重提出的六大重点领域是北京自身的优势产业,尤其是前两个科学技术服务、互联网和信息服务领域,作为新兴产业,北京拥有其他地方不具备的人才、技术基础。

“而对于这些新兴行业来说,他们由于起步较晚,因而在体制机制方面是空白,亟需改革来打破发展瓶颈。”赵弘说,北京自身的服务业水平,也要求其充当全国服务业改革开放的先锋。

与此同时,《批复》也对北京服务业发展提出了具体指标:经过三年试点,通过放宽市场准入、改革监管模式、优化市场环境,努力形成与国际接轨的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新格局,积累在全国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使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成为国家全方位主动开放的重要实践。

自贸区开放措施的“北京特色”复制推广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多位学者认为,虽然《批复》中并未涉及自贸区,但多项在自贸区试点的服务业扩大开放已经在北京得以复制推广。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梳理,北京扩大开放的措施中,多条金融服务、文化(教育)服务、医疗服务开放措施与上海自贸区服务业开放措施类似,例如均有“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允许外商投资者独资设立演出经纪机构”、“支持设立外资专业健康医疗保险机构”、“允许设立外商投资资信调查公司”等内容。

而今年1月2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的通知》中,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的五项改革事项,就包括服务业开放领域。

但对于某些开放措施,北京的服务业开放试点仍设定了开放区域,例如在中关村设立中外合资人才中介机构,外方合资者可拥有不超过70%的股权,最低注册资本金由30万美元降低至12.5万美元。而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则是“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

而与自贸区服务业扩大开放的重点领域相比,北京服务业的扩大开放也更具地方特色。陈波认为,北京服务业领域的开放措施要细致得多,最大特色为科学研究领域。

“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密不可分,”陈波认为,“它是中国设立的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也是几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的龙头。”

而中关村在《批复》中也“高频率”出现,根据《批复》,将支持中关村建设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探索科技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制度创新,简化中关村企业外汇资本金结汇手续,促进企业投资和贸易便利化。 对境外科技、教育、经济类非政府组织在中关村设立代表机构,以及境外组织或个人发起设立科技、经济类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试点登记,形成国内外社会组织协同创新、相互促进的良好环境,提升中关村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

与自贸试验区在小范围内的试验不同,作为众多央企的总部所在地,北京服务业的开放也更具典型意义:在允许更多外资进入北京服务业后,国企是否可以顶住产业层面的竞争压力。

而除此之外,北京还将深化对外投资管理体制改革,确立企业和个人对外投资主体地位,简化境外投资核准程序,实行以备案制为主的管理模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