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阅读的未来:电子书给文学带来别样的生动

发布时间:2012-03-12 07:25:26 来源:tech2ipo|0 作者:
[摘要]佳比•伍德(Gaby Wood)认为电子书的崛起,提高了我们对书面文字的理解,也让更多的人对读书产生了兴趣,但谈到纸质书将退出历史舞台,还为时尚早。

(中国软件网讯)佳比•伍德(Gaby Wood)认为电子书的崛起,提高了我们对书面文字的理解,也让更多的人对读书产生了兴趣,但谈到纸质书将退出历史舞台,还为时尚早。

 

 

印刷车间

现在我们读书的方式有什么不同?数字出版让人苦乐参半:对此恐慌不已的也许是那些编辑出版商;让人兴奋的是用台小设备就能阅读书籍.在我看来最有趣的问题是:无论怎样,数字化已经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书的方式。

最近新闻报道全球几乎所有的纸质书市场销量在下滑,而英国电子书销量却在急剧增加。在海伊文学节卡塔赫纳(Hay Festival Cartagena),乔纳森•弗伦岑(Jonathan Franzen)令人担忧地指出电子书正在危害社会。但美国的电子书销售已放缓。对于那些想看懂这较新市场运转的人来说,坏消息总是接踵而至 :要么纸质书消失,要么根本没有人去读。

我不认为真会发生上述的事。阅读一直是非常个性化的事情,人们对怎样阅读有非常多的选择:有的一目十行、有的囫囵吞枣、有的沉缅其中、有的遐想联翩、有的细细品味、有的爱好旧书、有的喜欢首版。在许多方面,电子书只是在读书这个已存在的行为中添加了计算机指令。我反对弗兰岑的评论,因为全算进去电子书的数量还是很少。既然我们对这一现象有小的认识,这种认识应可能帮助我们放弃基于勒德分子(十九世纪初,英国手工业工人中参加捣毁机器的人,强烈反对机械化或自动化的人)对技术爱好者的争论,看到一些创新是真正开创性的,从前的并不那么足够那么好。

例如,针对那些销售量有一种猜测性的解释:如性能卓越(有点言过其实)的Kindle电子阅读器被称之为“休闲式阅读”。也就是说,如果你觉得无法抑制上班时想看《战争与和平》的欲望,2012年你会在上班时携带存有这本书的超薄电子阅读器。电子阅读器的流行,导致小说领域的纸质书销量大幅下降。(今年头四周,英国所有纸质书籍销量下降了12%;尤其是纸质小说销量下降24%以上)

 

 

但如果你喜欢引用一本书和在书页上做笔记,或你读的书多少有一些实体感,那么Kindle会令你失望。使用Kindle你大致知道读到书的百分之几,这是不一样的感受。

我不知道要不要批评阅读器,因为作为台前卫的阅读器有许多的粉丝,这点不得不让人吃惊。我认识的评论家指出:“你很容易标记您喜爱的引语,还能搜索出现过得单词或短语,而纸质书是不会给你这种便利。”更重要的是新Kindle Fire平板电脑允诺要与以前迥然不同。但我发现当前版本让人觉得很荒谬,Kindle Fire模仿书向我介绍一些新的阅读体验显得过于紧密,Kindle Fire也似乎没有尊重多少读纸质书时的乐趣。

去年我读了超过一百多部布克文学奖(Man Booker Prize)小说,很显然这些所有评审委员们认同的著作保存在我的Kindle3里。但我发现有了阅读器自己反而变得非常的不耐烦,我担心阅读器是否影响了我的写作观;判断书唯一公平的方法,我觉得还是要阅读它们所有的纸质书。

以我的经验,纸质书是阅读必不可少的主要部分,读纸质书人们应能全方面体验阅读的乐趣。简.奥斯丁有了Kindle,决不会在诺桑觉寺的结尾开这样的玩笑,读者在近小说结尾时昏昏欲睡,她写道:“诸位一看故事给压缩得只剩这么几页了,就明白我们正在一起向着皆大欢喜的目标迈进”。

这不是技术恐惧的问题,而是需要解决电子书技术的问题。这个技术问题,我敢说,之所以电子书销售放缓,在于他们中的使用者已开始醒悟。

另一方面,提供触屏阅读T•S•艾略特( T S Eliot’s )写的《荒野》的应用程序是学术和数字容量历史上的转折点。这个应用程序不只是呈献定本,批评者注意到先前出版的艾略特手稿的分册、摹本中发现如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写的注释,也曾在单本书和一些诗的录音中发现艾略特( Eliot)和泰德•休斯(Ted Hughes)写得注释。

 

 

与电子书不同,这个应用程序或至少明白阅读和思考是一个多维体验。纸质书重视历史、重视过程、重视翻译,重视知识产权的后裔和亡者之言的义务和责任。对那些认为数字技术令人恐惧的人来说,值得一提的是技术让历史得到保存。《荒野》的应用程序是增进过去和未来彼此了解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个应用程序也是数字创新的案例,数字创新可以促进传统著作艺术的复苏,并已经产生了效果。一个很明了的例子,基础应用程序(the app of The Elements):TouchPress (一家书籍应用开发商)推出的《视觉探索》(Visual Exploration)售出了275,000个电子版。《视觉探索》的大块头精装书在电子版发行前仅售出70000本,出人意料的是,现在精装书已售出超过五十万本。

很明显,这些数字透露出纸质书和数字化有着更紧亲的合作关系。例如,人们已不再打印他们的家庭快照,因为现在使用数码相机拍摄已很普遍;但现在方便的电子书出版意味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设计和订购一个更精致的影集,这在以前你可做不到。同样,数字化鼓励小杂志发展、培养新的创造力、传统出版商可以按需出版。就如法布尔实行计划(Faber Finds)旨在让已被大众遗忘的文学经典重新回到读者眼前。

也就是说,这个需求确实存在,也有为此提供的服务,如果需要什么的话,有个相当传统的定制服务。在习惯上我们更想看纸质书,更实质的东西似乎更值得保留。就像任何人将从尼尔•麦格雷戈(Neil MacGregor)那知道世界历史、物体、文物的重要性不要被低估。

也许有点盲目乐观,关于报章杂志和图书出版,我一直认为:虽然报纸或书的数字化可能成为主流,纸质书是种商品,因此商品就有可能产生经济效益。当然,“你读了文章,马上就能得到T恤”是略有点不现实的口号,但我相信,在特殊情况下,我们都会想要属于我们自己的一些东西;每本书都力求成为纪念版,这也没什么错。

但有件事数字阅读无法做到:数字阅读不能提供你家庭情感记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朋友最近告诉我,他很喜欢《弗兰岑的自由》。这是本大块头的精装版长篇小说,所以他在Kindle上阅读。但后来他意犹未尽,他想拥有一本,放到自己的书架上,将来可能会回想读书时的感触。所以最终他买了纸质书,尽管他对已读过这本书,也从来没翻过它感到有点奇怪,但他还是觉得很高兴。

带着这种自传性元素去读精装书也许让人多愁善感,但我不认为精装书可以忽略。事实上,原因之一是电子书将提高精装书的销量,而不是让它们消失,虽然电子书可能会抢占平装书市场。我的同事,每日电讯报技术负责人沙恩•里士满(Shane Richmond)建议,如果出版商把精装书、电子书捆绑销售,很多人可能会去购买。因为正如他所说的“书是最好的纪念品“。而且据说出版商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这种方法让纸质书有机会重现书架。纸质书是一些图书馆或书店真正的核心,更不用说,你可以变得聪明睿智。但更让我无法释怀的是因为从小在书盈四壁的环境中长大,我觉得小时候选择阅读的许多书籍最终决定了我的人生 。自然我有点担心:轮到我的小孩来说他们喜欢什么样的书吗?就现在来说,他们很幸运,有很多的书可以选择。但除此之外,与我以前相比他们可以学到更多科学和技术知识,而且他们已经听到了T•S•艾略特的声音。

在好奇纸质书是否灭亡的同时,可能我们更应该问一句:纸质书曾经如此生动过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