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与服务 >

富士康工人猝死后续:厂方拒绝提供上班纪录

发布时间:2011-07-01 09:11:01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
[摘要]据《东方早报》报道6月25日下午,23岁的富士康深圳观澜厂区工人陈龙在宿舍洗澡时猝死,家属怀疑是长期加班以致陈龙过劳死。陈家家属已向当地政府求助,劳动、社保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参与了协调。

据《东方早报》报道6月25日下午,23岁的富士康深圳观澜厂区工人陈龙在宿舍洗澡时猝死,家属怀疑是长期加班以致陈龙过劳死。陈家家属已向当地政府求助,劳动、社保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参与了协调。

>>家属

25天加班66个小时

据陈龙的姨妈李苹介绍,6月24日,陈龙加班到晚上7时,回家后吃完晚饭,和女友去网吧上网,23时回家。25日11时醒来,陈龙感觉头晕乏力,毫无胃口。当日17时多,见天气较热,陈龙想冲个凉提神后出去吃饭,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2分钟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陈龙随后被送到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法医鉴定为猝死。

据陈龙父母介绍,儿子每周一到周五,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7点,每天加班两小时,星期六加班10小时。从6月1日直至身亡,短短25天陈龙的加班时间已达66小时。

陈家人认为,陈龙每周的加班时间已远远超过了劳动法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的规定。“他是在长期的慢性疲劳中累死的。”

6月26日,陈家父母听到噩耗后从湖北荆州老家赶到了深圳。据李苹介绍,当时富士康在家属的要求下派出协商的两位员工不仅姗姗来迟,而且对陈龙的父母没有半句安慰,开口竟是“来了这么多人啊?”

>>富士康

上班记录是秘密

据了解,到6月28日为止,富士康方面除了给家属提供了4间住房和900元生活费外,再无任何动静。陈家人因此指责富士康冷血,并提出索赔20万元。昨日,陈家10多名家属在富士康厂区门前打起横幅讨要说法。

据了解,陈家家属已向当地政府求助,观澜镇劳动、社保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参与了协调。

观澜镇社保部门的熊姓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家属认为该按工伤赔偿,但国家规定在工作场所和工作时间内,且是在发生事故后48小时内死亡才算工伤。如果家属不服可以自己去要求鉴定。另外过劳死不是我们部门认定的,法医也鉴定不了是不是过劳死,超过权限的事情不归我管。”

熊姓工作人员还称:“在深圳来讲,有些人打工要挣钱,你不让他加班他抗议,让他加班多了,他又说身体累,吃不消,工厂也是两难。”

陈家家属则表示,经多次协调,富士康均以各种理由不愿提供陈龙的上班记录、工资单及社保等记录。

6月29日,记者就陈龙死亡一事致电一名富士康彭姓主管。该主管表示:“死者在去世前的24小时,肯定有一些其他情况,当然我们这里不便透露,我们要保护他的隐私,作为员工工作之外的时间是他自己的隐私,作为公司也不好去干预。”

对于陈龙去世之前是否连续数月加班,彭主管表示,这需要家属自己提供证据。“这些记录是属于员工的机密,也是公司的机密,发生这种情况后,如果谁都来要,那么富士康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记者随后又联系富士康中国总部媒体办公室,该办公室工作人员代书伟介绍,目前还没有听说有员工猝死一事,需要了解情况并看到记者的采访提纲后方能答复。

【返回首页】